农家媳妇有点甜

第四章 好尴尬啊!(1/2)

    顾夏不在乎,拎着袋子,打听着往前面走,东拐西绕的到了一个偏僻的平房区,这里到处都是平房,面积都不大,小孩子来回奔跑着,疯玩。

    时不时有骑着自行车的工人从她的身后抄过去,速度飞快。

    正是午饭的时间,各家的烟囱都冒着烟,偶尔听到路边的人家炒菜的声音。

    几天前下了雨,所以地面非常泥泞,这时候的水泥路还很少,都是土路。路边开着一些规模很小的小吃部和食杂店,是顾夏没有领略过的小城市的烟火气息。

    这是她从未经历过的年代。这时候买东西还要凭票呢。能活得像是顾芊芊那样,可以说是金字塔的顶端的人了。顾远行眼光独到,找到了这么一个有钱的人当媳妇。

    过了一会,她终于找到了一个叫做第七粮店的店面前。

    四面看看,这边有一个电线杆,没错就是这里,顺着电线杆往下走一百米,看到了一个很大的榆树,就是这个胡同了,她走到第一家门口。

    大门是开着的,有个年轻人坐在那边砍柴呢。这人穿着白色背心,肌肤是健康的古铜色,二十出头的男人,还挺好看的。胳膊上的肌肉线条很完美

    男人一抬头就看着顾夏了,站起来道:“你找谁?”

    “那个不好意思,我想要找李秋实。”

    “哦,你找我姑姑啊?她出差去了,还没回来呢。”

    “这个是村里面的人送她的,你一提到王老太她就知道是谁了。”她把一包东西给了他。

    这是是一大包的山榛子,核桃还有大枣和杏子,干木耳和蘑菇,是很好的东西。

    “哦?你也是西山村的?多谢你了!”男人热情的道谢。

    李秋实也曾经在村里下放过,当初也曾和村里的男人订婚,但是人家是有感情才在一起的。可惜在结婚前,那个男人病死了。当时李秋实大病一场。

    那人的妈妈,也就是王老太非常喜欢她,亲自照顾的。

    后来就算是李秋实回去城里了,两边还在一直来往,后来李秋实结婚了,来往就少了。可王老太还是偶尔会送东西给她,看来这个男的也知道怎么回事。

    他热情的让顾夏进屋子去,还问她吃饭了没有。

    “屋子里面有面条还有馒头,不如,我给你炒鸡蛋吧?”

    “不,不,我吃过饭了,我走了啊,再见。”顾夏赶紧摆手拒绝,她是一个非常认生的人,两辈子也没学会咋和人打招呼。东西送到了,还是赶紧走吧。

    男人亲自送了她出来:“那多谢你了啊,下次来我家之前别吃饭,我给你做拌面吃。我家的馒头做得很好吃的。”

    “哦,好的。谢谢,我走了,你回去吧。”她说完了转身就走。

    结果太着急了,脚就正好绊到了门槛上,差点趴在地上,幸好被人家一把拉住了。可是她的手一抓,把他身上的背心给扯了一个口子。这肌肉真结实,不过这也太尴尬了!

    “真的很抱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她的脸上一直在发烧。看着她手上的布料,她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都要哭了。

    男人却哈哈大笑起来;“没事儿!这是小事儿,这来就是旧衣服,我自己缝就行了。没啥的,这的门槛也的确是太高了。没撞到你吧?”

    “没事儿,你回去吧,打扰了。真抱歉啊。”她说完了就飞快的跑了。跑出了胡同口她的手捂住脸,羞涩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太丢人了!

    男人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一笑,有意思的小姑娘。他回去继续劈柴去了。虽然没记住长相,不过真的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

    顾夏想着刚才的那一幕,就觉得脸上发烧。回到了住的地方,脑子里面还是一片浆糊。什什么时候能把社交恐惧症给改了?

    她到门口敲门,没人开,她就一直敲一直敲,用力越来愈大。

    把对面,楼上和楼下的邻居都给叫出来了。这帮人全都过来,打量着顾夏,问她是谁。

    顾夏就说道:“我是这家的孩子,是我妈前妻生的女儿,这次是他接我过来的,可是我出去一趟,就不给我开门了,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咋回事。”

    邻居恍然,想不到这家还有这样的事情呢?就有人问为啥他们离婚的,也没听说过顾远行还是二婚呢。

    顾夏道:“我爸爸想要回城,就想和我妈离婚,可是我妈不同意,后来他就灌……”

    大门猛的打开了,林思琴一把拉住了顾夏进去了,对邻居歉意的笑了笑。

    “我睡过头了,别听孩子乱说话啊。”她赶紧把门关上了。本来她是想看笑话的,吧你关在外面,看你怎么办。

    可是谁知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