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媳妇有点甜

第二章 悲催的身世(1/2)

    这一顿饭是林思琴从附近的一个新开的西餐馆带回来的,林思琴的父亲以前就在西餐馆当主厨来着,他们家吃西餐算是挺勤的了。

    顾夏看看桌子上的西餐,奶油意大利面,小羊排,奶酪土司,沙拉,一个红呼呼的番茄牛腩汤,其实也不算多么的正宗,她上学的时候,资助四十六元吃到饱,她都吃腻了。

    看把这些人牛逼的。

    顾芊芊坐在母亲,拿起了刀叉,优雅的切着羊排。

    她看顾夏一动不动,便笑道:“吃啊,干什么和傻子一样。该不会是不会吃吧?”

    “我给你拿一双筷子去。”顾远行道。

    “吃西餐使什么筷子啊,什么都不会进城来干啥的。你要不会就上手抓吧。反正就是野蛮人。”顾芊芊嗤之以鼻。

    顾夏从鼻子哼了一声,拿起了刀叉来,熟练的把羊肉切成小块吃下去了。顾芊芊震惊的看着她,她为啥会用刀叉?

    自己第一次吃的时候,可是费老劲儿了,累了一身汗都没切开呢!

    顾夏用叉子卷着意大利面吃:“不就吃个西餐吗,好像自己多高贵一样,才吃上饱饭几年,就开始崇洋媚外了?不管吃啥,最后还不是要变成屎!穷讲究。”

    顾远行和林思琴嘴里面的饭差点吐出来,这说是的啥?

    顾夏又指了指顾芊芊:“记住,是左叉右刀,你自己都用错了,还好意思说我呢!”她完了就继续大吃起来,她在村里面已经连着吃了好几天的烧土豆和黑米饼子。这个的确好吃多了。大口大口的吃,越嚼越香。

    顾芊芊嘴角都在抽搐,这土包子竟然反过来嘲笑我?可还是反驳不了,气的脸都红了,低着头大口吃饭。

    林思琴皱眉,别说村里了,就是城里也没几个懂得西餐的。为啥她知道?谁教给她的?难道是为了专门对付我才学的吧,心机这么深的吗?

    顾夏才不管她们咋想的,她现在心里很郁闷。

    她现在超级想吃海底捞,想吃螺蛳粉,吃炸鸡,还想喝奶茶啊!

    可如今落到这么一个悲催的地方,还在这么一个年代,啥都吃不上,真是岂有此理啊!

    顾夏是穿越过来的,明明那天她为了找工作,在外面跑了一整天,回到了寝室直接倒头就睡,结果醒过来,就发现自己躺在了农村的土炕上了。

    这是八十年代的一户农家里面,根据原主的记忆,这姑娘的母亲已经死了,她和姥爷相依为命,可是姥爷也生了重病。

    顾夏稀里糊涂的照顾了他两天,原主姥爷也去世了。

    临死前告诉她,她城里面的爹写了信过来,让她去投靠他。

    顾夏不愿意,她还留着原主的记忆。她的渣爹顾远行当初下放农村,因为恶劣的生活条件和回城无望的绝望,曾经想要跳河自尽,结果被她娘给救了下来。

    她喜欢上这个城里来的清俊男人,不顾父亲的反对倒追他。送吃的送喝的,还帮着他干活。每天缠着他,就算被人笑话也是无所畏惧。

    顾远行根本看不上原主的母亲,长得不好看,粗粗笨笨的,也不识字,可是为了能过好点,还是和她结了婚,真是一个俗套的爱情故事。

    后来可以回城了,顾远行马上提出了分手。

    她娘死活不愿意,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村里女人怎么可以离婚?她哭求,只要不离婚咋样都行,哪怕是夫妻分居,一年见个几次也行啊。

    顾远行却烦死了,他在城里早就找了女人,孩子都生下来好几年了。

    为了摆脱她,他找了人做局,灌醉了老婆,让她和一个男人衣冠不整的在豆腐坊待了一整夜。

    第二天一早,他就带着村民去开门抓了一个正着。指着她的鼻子骂她是荡妇不要脸。

    女人百口莫辩,绝望的瘫坐在那边,丑闻在村里面瞬间炸开,很多人对她羞辱谩骂,她说着自己是冤枉的,可是没有人相信,从此坠入了地狱。

    顾远行告发了妻子出轨,那么多人作证,他顺利的拿到了离婚证,直接走人,再也没回村子来,也再也不管她们母女两个了,

    顾夏的母亲经过这样的打击,很快就病死了。

    顾夏也被村里很多人瞧不起,被人辱骂嘲笑,在学校被人抓头发,吐口水,老师也不咋管,过的很不好。性格本来就内向,后来就更自闭了。

    也只有她姥爷一直保护她,她拼命的读书,考上了村里的高中,可是日子刚刚看到一点希望,她姥爷也要死了。

    原主估计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郁闷而死,让二十一世纪的顾夏穿越了过来。

    姥爷对她说:“等我死了,你就进城找你爹,你爹对你再不好,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