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姝

第二十九章:姜沅

    看着谢长姝眉眼间的急色,燕青山点了点头,心里面有些不是滋味,“那行吧。”

    “你明天一定要来,我没输呢!”

    燕青山蹙眉,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一般,顺势将自己腰间的玉佩解了下来丢在了谢长姝的怀中,“这是我的腰牌,明天你过来的时候直接拿着来见我就可以了!”

    “好。”

    谢长姝也不客气。

    “还有,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燕青山快步上前,追到了门口,看着浓浓黑夜当中身影分外瘦弱的谢长姝,目光有些不舍。

    谢长姝顿住脚步,蹙眉想了想,“姜沅。”

    姜是她前世生母姨娘的姓氏,沅是她娘临死之前给她取的小字。

    谢长姝将来是要去参加大玄试的,生死未卜,祸福难料,那是她和罗明轩之间的私事,还是不连累燕家比较好。

    “姜沅……”

    “姜沅……”

    燕青山默默的念叨着谢长姝留下来的名字,心情莫名的好了起来,无视着一旁观察了全部过程的周明昊,哼着小曲儿又将他方才丢开的筷子拿了起来,拿在了手中,又觉得整个人精神焕发了。

    周明昊无奈笑笑摇摇头。

    燕青山这个人什么地方都好,就是出身的身份太高了,因为是燕家这辈天赋最高的,也是被燕家老爷子所捧在手心中疼爱的。

    所以孤独。

    燕青山身边所遇到的那些人,无非是捧着他,讨好他,又或者是想要巴结他的,便是说一句从来都没有人忤逆过他也不为过。

    唯独那个谢长姝。

    不只是敢戏耍燕青山,而且还耍小聪明赢了燕青山,光明正大的算计燕青山,不只不会让燕青山觉得反感,反倒是……会对那个谢长姝充满好奇。

    怕是很长一段时间,都没人能占据那个谢长姝在燕青山心里面的地位喽。

    ——

    谢长姝脚步匆匆,轻车熟路的回到了偏院的时候,果然,白姨娘和谢长官还未睡。

    见到谢长姝的身影趁着浓浓的夜色出现在视线之内之时,白姨娘松了一口气,谢长官也是很欢喜的朝着谢长姝奔了过来,“姐姐!”

    “你可算回来了!”

    “姨娘和官儿可担心死姐姐了,还以为姐姐出了什么意外!”

    谢长官亲昵的拉着谢长姝的手朝着院子里面走,微风徐徐,夏日夜里的晚风吹在身上的时候格外的凉爽,忙碌了一天,回到家的时候再也不是冷冰冰的宫殿,空无一人,而是有着姨娘和弟弟在等着自己回来,让谢长姝的心情分外的好。

    “是姐姐不好,出门太久忘了时间了。”

    “以后姐姐一定会早早的回来。”

    “姝姝。”

    白姨娘在竹木长廊上摆了竹木小桌,桌面上的格式竹木茶具虽然看起来很是简朴,但却格外的别致,见谢长姝回来,白姨娘也是将手中所忙碌着的绣活放下,“用了晚膳没有?”

    “要是用过了的话,姨娘替你炖了冰糖雪梨,夏天的时候清热润肺最好,要不要吃一些再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