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春色

第九十五章:歪打正着(1/3)

    第95章歪打正着

    她虽挪动,却也只是慢吞吞的,一递一步,踩得再没那样实。

    偏又在三五步的距离下站定住,说什么都不肯再上前了。

    温长青当然知道她心里害怕,面上仍旧紧绷着:“现下你倒是乖巧老实的模样,看样子是真怕了,既晓得害怕畏惧,往后就不要再私闯我的书房。”

    他咬重了话音,引得温桃蹊猛然抬头,定睛望过去。

    温长青目光如炬的盯着她呢,这么一来,视线正对上了。

    她吞了口水,真是长这么大没这般老实过。

    小的时候她二哥哥带着她胡闹,爬到树上去掏鸟蛋,结果她顽劣,再加上小胳膊小腿儿的,爬的不稳当,等爬的高一些,往下头一看,又害怕的不得了,实打实的就摔下去,要不是她二哥身边的小厮身手快,给她垫在身下做了人肉垫子,只怕她是要断胳膊断腿儿,留下一辈子的残疾。

    这事儿自然惊动了长辈,饶是祖母那样疼爱她和二哥,也发了好大的脾气,更惹得爹请了家法藤条,狠狠地打了二哥一顿,要不是阿娘拦着,连她也不能幸免的。

    可那时候她都不害怕,只是在心里记着,日后再不能那般胡闹,没得连累的无辜的奴才们,弄出一身的伤来,然则于她自己而言,却并不怕受罚挨骂的。

    今次……

    温桃蹊深吸口气,声儿不易察觉的抖着:“大哥怎么去而复返?”

    “我不是去而复返。”温长青把手背在身后,“我要去找子楚问清楚,想着你同我说林月泉的那些话,有些话头是不清不楚的,再三思量,总是要先在你这里问明白了,才好拿了这些话去问子楚,也省的我气头之上,冤枉了子楚,平白生出龃龉来。”

    她真是千算万算,算漏了她大哥是个小心仔细的人。

    他要找陆景明把话说清楚,那是君子做派,两个人诚心相交的,前头那簪子的事儿他已经隐忍不发,现如今又闹出这样一桩,连他们家内宅的事情都传到外面去了,他大约再三想来,总是不妥,倒不如问个清楚明白,把话说开了,总好过日后相处,彼此心里有隔阂,再不能坦诚以待。

    可这里头,她才是那个牵头的人。

    他不能带着她到陆家去兴师问罪,却要在她这儿先一五一十问仔细。

    谁知道出了门,转道去了小雅居,却根本就没有找见她。

    温桃蹊叹气,搓着手:“大哥真是聪明,见我没回去,就猜到我定然藏着,等你离开,偷溜进你书房里的。”

    “上一次——”温长青看了眼她身后站着的两个丫头,脸儿往下一拉,“你们两个出去。”

    白翘和连翘对视一回,又见温桃蹊弱弱的冲她们摆手,这才蹲身一礼,慌慌张张的从书房里退了出去。

    等两个丫头走了,温长青才挪步往侧旁官帽椅坐过去,抬眼看温桃蹊:“你长这么大,我都没见你这样老实过。”

    他嗤笑着,打趣着,倒不似先前气恼的模样。

    温桃蹊斜眼偷偷打量,又被他抓了个正着。

    温长青指了指对面的官帽椅,自顾自的又说起:“上次你一声不响的闯进来,就撞见了我在看账本,你一向是个好事儿的,抓着我问了三两句,我不理会,你其实就已经很好奇了吧?”

    她提了裙摆去坐下,乖巧点头说了声是,他才又说:“这回又叫你撞见,你看着像是顺嘴一提,我仍旧不理会,你便不再追问,可实则你心里越发记挂我那个账本,大约觉得,究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她生来是这样的性子,若不叫她看见,倒也罢了,可偏两次让她撞见,又避而不谈,越是不肯说,她就越是想知道,而她想知道的事儿,又总是要想尽办法弄清楚的。

    所以当他发觉她根本就没有回小雅居时,脑子一转,一下子就明白了。

    这丫头从他书房出来,八成躲在暗处,且又算准了他会出门去找陆景明,只等着他匆匆离去,背着人,偷溜到他书房里,定要翻个底儿朝天,把那账本找出来。

    于是他匆忙赶回来,果然那暗格已经被她发现了。

    温长青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声:“家里有那么多的产业,总有一些账目,是不能放在明面儿上,见不了光的,你懂不懂?”

    温桃蹊眼底一暗:“所以那是咱们家的烂账?”

    她说烂账,温长青眼角一抽:“胡说什么。”

    她撇嘴:“我便说奇怪呢,在自己家的书房里,还要设个暗格出来,那账本每每你看过,又要放回暗格中,这样子防备着,究竟是防备谁?可我还是不明白,即便是家里头的烂账,总归是爹也知道的,大哥的书房,平日里也并没有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