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春色

第三十五章:书信一封(1/2)

    第35章书信一封

    她的这个主意……

    温长青犹豫再三:“只是他李家的车马软轿,哪里是那样好拦的?”

    他反问回去,况且那位李家太太,原也不是小门小户出来的,见过风浪,见过场面,寻常的架势,也未必唬的住她。

    “而且李家到咱们家来赴宴,还带着她们家几个姑娘,你叫我安排人去拦他们家的车马,倘或叫姑娘们受了惊吓,又怎么样呢?”

    这些温桃蹊也想过,女孩儿家金贵,受不住惊吓,不过叫她想来,即便是她大哥去安排,也只不过是做做样子,想法子拦住了人,不叫人进府,总不会是真的要拿李家人怎么样,奔着吓唬人家去的。

    “大哥问我李家的车马不好拦,那我也不知要怎么说,总归这是外面的事,我方才也说过,我不敢擅专,也没那么大的主见。”

    其实不是这样的。

    她来的时候,心里就想过,无非是托了心腹,拿些银子,把这城中流浪的乞丐们聚拢到一处,交代一番,去围了李家车马,他们家今天的这个宴,虽然要闹到晚间,但李家是重礼的人家,错过了吉时不进府,便不好再来扰了宴席,叫主家再单独出门来迎客,无非托人寻个由头来告诉一声,也就不来了。

    而她要的,就是这个借故不来。

    只是这样的话她也不敢说出口——这种法子未免下三滥了些,她也是从林月泉那个不争气的堂弟身上学来的,今次心中有了这样的念头,但这样的话但凡说到了温长青的跟前,叫他怎么想呢?

    十三四岁的深闺女孩儿,哪里能有这样的心思?

    她话音落下,心肠百转千回的,温长青也不言声,她偷偷看着,大约他在思索着什么,于是她又想了想,叫大哥:“大哥真的没有法子吗?还是有了什么想法不愿跟我说?倘或是不愿说,那我便不问了,不过要说起李家的这件事情——大哥,阿娘如今是困在里头出不来了,我们劝也劝了,爹吵也吵了,要想拉阿娘回头,难如登天,你心里也是明白的,这回这样的机会摆在脸前,大哥再犹疑,过会子时辰到了,来不及安排周全,李家人就要进府了。”

    机会的确是难得,但温长青下不了决心也是真。

    温桃蹊看出了他的迟疑,也明白他为何迟疑。

    通家之好,将来给人家知道了,说也说不清,便是登门去赔礼,人家也未必认的。

    “大哥要是怕这样会得罪人,不然,我还有个法子,想了一路来着。”她小脸儿皱巴巴的,拧到了一起去,“林蘅姐姐如今在咱们府上,眼下时辰还算早,咱们还有时间,我去三房找林蘅姐姐,叫她借口说是落了东西在家里,要回去取,她来者是客,这一来一去的,我不是今日的正主家,陪着她回家,礼数既周全,也不惹人猜疑。”

    温长青立时就明白了她话中深意:“你想到太太跟前去回话?与她和盘托出?告诉她阿娘眼下僵在了这里,非要救杜昶?”

    温桃蹊吞了口口水,艰难的点头:“我一开始不敢说,是我也知道,闹到了人家家里去,我是晚辈,无论怎么说,都是议了长辈是非短长的。阿娘生我养我一场,她做什么,也轮不到我来说嘴,我上头又有父兄在,出了事儿,听着,看着,却没有指手画脚这一说的。李家太太或许是通透宽仁的,能体谅我们如今的难处,也晓得咱们是为着家里好,可就怕她一时看不上我这样的做派,我的名声、温家的名声,便都坏了,况且……况且……”

    她说了好半天,又顿声,温长青低沉的声音从她头顶飘来:“况且什么?”

    温桃蹊这才接了话:“况且这个事儿也要看人家怎么想。家里头父兄都不肯帮忙搭手了,阿娘僵在这里,知道的,说阿娘挂念姨妈,想着姊妹情深,若有一时想岔的,要说阿娘是无知无畏,目无王法,草菅人命。诚然李家太太大概不是这样的人,但……这话咱们说了,怎么想,总是人家的事儿,咱们就管不着了不是?”

    她说着又显得委屈,把头略低一低,掰着自己的指头,数着,玩儿着,状似无措:“所以我一开始不愿说,可是拦下李家车马,叫她们错过吉时进府,你又不大情愿,那你说怎么办呢?我是不愿意错过这样好的机会的。”

    可是她的两个主意,都并不是上上之策。

    温长青不得不承认,她能想出这样的法子来,从李家入手,逼着阿娘不得不丢开手,任由杜昶自生自灭,这是极好的,然则两个法子,一个怕将来后患无穷,且宾客入府的时辰也没多会儿了,万一一时无法周全安排,就更是麻烦,另一个呢?

    其中的厉害,她自己也是晓得的,若不到万不得已,且轮不到她登李家的门,同人家太太说这些央告的话。

    温长青双手背在身后,来回踱步,心神不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