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春色

第三十四章:逼迫(1/2)

    第34章逼迫

    温桃蹊不免心中要生出无限感慨来。

    一则是她兄长委实聪敏,心眼子弯弯绕绕,有上百个,稍稍转一转,也猜得出他们那些人,究竟是个什么念想。

    二则也是她兄长为人坦荡,行事光明磊落,乃十足的一个君子。

    她是不一样的。

    她前世里内宅后院厮混一场,见识过太多后院手段,如今一时心眼子上来,方才能够想到……

    温桃蹊面露焦急神色,事实上,她分明眼瞧着她大哥眼底也闪过一回焦虑,连鬓边几乎都要盗出汗来。

    却也正为这个,她反倒放下心来,松了口气:“旁的倒都暂且不提,眼下也是顾不上,大哥只说,我方才所说,究竟是不是极正经的道理呢?”

    温长青倒叫她说愣了,掖着手:“你方才的哪句话?我竟不知你要说的是哪样道理?”

    “亲疏有别,自古以来的道理,大哥只说是不是吧。”

    她小脸扬起来,面上写满了桀骜二字,也不知是怎么的,虽说是一闪而过,温长青心头却是一震。

    他眯起眼来:“亲疏自然有别,我却不懂你的意思了。”

    既应了,便再好办没有了。

    温桃蹊越发松下提着的那口气,更是把悬起的那颗心,实实在在的落回了肚子里去。

    她扯扯温长青袖口,也没了先前那份儿焦虑:“大哥只瞧着,自表哥出事以来,阿娘像是满心满眼只有表哥一个,可实际上,表哥又不是阿娘的亲骨肉,说穿了,阿娘为的,是姨妈罢了。倘或咱们家真的丢开手,放着表哥不管,表哥真的遭了罪,或是人没了,那姨妈的一颗心,岂不是油锅里头滚三滚,熬也要熬死了吗?”

    她略顿一顿话音,果然温长青也没打算接话,只是等着她继续往下说。

    她几乎不假思索的,缓了口气,便把前话接起来:“这其中,并不是阿娘不晓得厉害,也并非是阿娘将温家置于不顾,只是阿娘未曾往最坏的地方想过,是以如今便是谁来规劝,都不好使了。”

    这样的道理,他们早就知道,先前也合计过,故而才更加头疼。

    温长青把袖口往外带一带,人也往一旁侧身让了让:“这样的话,翻来覆去,不知说了多少次,你急匆匆的跑回来寻我,就是为了再同我说上一遍的吗?”

    温桃蹊忙不迭的回了他一句自然不是,又跟上他的脚步去:“大哥,倘或拿出一件更要紧的,同阿娘更亲近密切的,现放到阿娘面前去,阿娘难不成,连亲疏都不分了,还要一味的护着表哥生死不成?”

    更要紧,更亲近密切的……

    温长青叫她说的有些发懵:“桃蹊,你究竟在同我打什么哑谜?”

    她摇头:“不是哑谜,是大哥你。”

    她眼神坚定,语气也很是笃定。

    温长青听来浑身一怔,反手指了指自己,显然并不明白她话中意思:“我?”

    温桃蹊重重的点头:“此事林蘅姐姐知道了,那便是李家上下都知道了。大哥你猜的并不错,李家与咱们温家,再有几个月,那便是通家之好,将来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李家太太很是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照林蘅姐姐的说辞,李家太太原不过是怕咱们不晓此事,今日宴上,要闹出事情或笑话来,那才真是丢人丢到了家。”

    李家清贵,门风又一贯严谨,李家太太是当家主母,会如此,温长青一点也不意外。

    他面上未起半分波澜,哦了声:“那便是了,然后呢?”

    “我听说林蘅姐姐说,李家老爷外出办事了,今日咱们家这样的喜日子,他不能来赴宴。至于他们家大姑娘,因定下了婚期,如今也不好到咱们家来走动,自然也来不了,便也只有他们太太带着余下的哥儿姐儿过府来,大哥,你说——”她话到后来,把声音压低了些,四下扫视过一圈儿,又往温长青身边凑过去一些,“倘或李家人今日不来赴宴,再叫阿娘知道,人家已经知晓了扬州案子,一大早的派了林蘅姐姐来敲打过,你说,同你的婚事比起来,阿娘还去操表哥的那份儿闲心吗?”

    “你的意思是说——”

    温长青瞳孔蓦然放大,立时便明白了她打的是什么主意。

    李家是世代官宦人家,往祖上去数,那也是出过宰相帝师的,到如今李家老爷这一辈,虽说身上没个正经实权职务,但总归捐了个五品的散官儿,况且家中的孩子如今又争气,单说那位大姑娘一母同胞的亲弟弟,便是去岁的新科进士,二榜头名,将来是铁定要出人头地的。

    当初爹娘为他的婚事有诸多的盘算,相看了不知多少人家的姑娘,看上了李家的大姑娘,又怕人家嫌弃他们温家如今身无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