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春色

第二百九十六章:再遇故人(1/3)

    第296章再遇故人

    一行人从杭州动身的那天,天难得的放晴了。

    到了这时节,苏杭一带正多雨,先前连着五六日,阴雨绵绵,才将动身一事,给耽搁了下来。

    临行前的那个中午,中饭时候,陆景明是带了温桃蹊到胡家去吃的。

    从林舟的事情尘埃落定,林家也算是败落后,一切都变得好起来,唯独林月泉……

    而陆景明与温桃蹊二人心意相通,便一时连林月泉之事,都显得不那样棘手复杂,能叫她暂且放下那些困扰烦忧。

    于是陆景明便私下里去回过他姨母,又叫胡盈袖牵头,领着温桃蹊,到胡夫人跟前去见了一场。

    本来陆景明心里是有些犹豫迟疑的。

    他又怕这些年他母亲和姨母是真的把他和胡盈袖的事儿放心上了,上回他虽然到胡家走一趟,在他姨母面前把话说开了,姨母也表示理解谅解,但要是心里过不去呢?要是当着他一切都好说,转脸儿去拿捏小姑娘呢?

    他说不准,心里也害怕,但早晚得见面儿的。

    却没成想,胡夫人打见了温桃蹊一回,便是满心的喜欢,恨不得天天叫胡盈袖拉了她到家里去玩儿,又不是要她们两个四处逛去,非要把人带在身边,闲话家常也好,陪着唠嗑,怎么样都好,反正就是很喜欢就是了。

    后来弄得温桃蹊也怪不好意思,若不去吧,显得对长辈不恭敬。

    那毕竟是陆景明的亲姨母,她只好硬着头皮天天都去。

    如今要离开杭州了,一行人果真打算转道苏州之后直奔京城,陆景明便领了她去辞别。

    其实事儿是已经定下来了,胡夫人起初不知道,还试探过两句,但温桃蹊不敢松口,怕人家看不起她。

    后来还是问过了陆景明,胡夫人才确定下来,只是碍着小姑娘家的面子,也未免有什么私相授受一类的话传出去,才压着不提罢了。

    那日从胡家走的时候,胡夫人拿了个十分精致的剔红首饰盒子给温桃蹊。

    一番长者赠不敢辞的话,叫她不得不接了下来。

    等回了府中,徐月如早陪着林蘅把东西全收拾妥当,林蘅又细心,连带着她的行李箱笼,也又仔细的查看过一遍,生怕漏了什么东西没带走,回头麻烦,才吩咐人装了车,就等着他们回来,便好动身。

    为着人多,小姑娘家又喜欢热闹,齐明远思虑周全,怕林蘅路上寂寞,不想叫她一个人坐一辆车,索性花了大价钱,从车行买了最大的,套了车后,她三个人都同乘一辆。

    温桃蹊回家那会儿箱笼全拾掇好了,胡夫人送她的盒子她也没法子再放进去,打开看过,是一只老绿满翠的镯,且还是她素日里喜欢的美人镯样式。

    她心里隐隐明白,她的喜好,胡夫人如何知道,必定又是陆景明。

    徐月如一时见了这样好的东西,上了眼看过,便知这是有了年头的,听说是胡夫人特意送她,只是笑笑不说话。

    林蘅如今比从前活泼了许多,全是徐月如的功劳,等马车驶出了杭州城,她戳了戳温桃蹊:“胡夫人很喜欢你呀?”

    温桃蹊当然知道她是在打趣,便啐她:“你要闹我,我可不依的,叫嫂嫂打你。”

    林蘅虚躲了一把,正好闪身躲到徐月如身边儿去,一把挽上徐月如的胳膊:“这是我亲嫂嫂,如何打我?你这丫头好没道理。”

    马车上打打闹闹的不安全,徐月如一边儿一个按住了人,哄着她们玩笑两句,三个人旋即又笑成一片。

    如此光景,甚好。

    温桃蹊也觉得,甚好。

    胡盈袖的事儿,其实一直是她心中一道坎儿。

    她知道陆景明无意,也晓得陆景明对她的一心一意,所以这么多天以来,她从来没有跟陆景明提过半个字。

    但当日胡盈袖要领她去见胡夫人时,她是怕过的。

    从前陆景明没有反对过,也许人家都默认了此事,她是凭空多出来的,抢走了本属于胡盈袖的人。

    胡夫人怎么会喜欢她呢?

    后来她才知道,一切不过是她多心了而已。

    胡盈袖私下里还跟她说过,陆景明当日在胡夫人跟前回过话,有关于她的,具体如何,胡盈袖也不得而知,只知道那时陆景明从胡家走后,胡夫人曾把胡盈袖叫去,说了一大车她听不懂的话,只最后一句,说她是个没福气的。

    本来胡盈袖也懵懵懂懂,更没放在心上,如今才算明白了。

    而且林蘅——林蘅比从前活泼那么多,如今和徐月如感情又好,会同徐月如撒娇,终于有了十五岁女孩儿该有的模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