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春色

第二百九十五章 你这样,才最好(1/3)

    第295章你这样,才最好

    鱼死网破?

    真是亏得张氏能把这话说出口来。

    只是有些事情,是不能站在府门口说的。

    她的确是在吓唬张氏,林舟和章延礼做的事儿,自然该藏着掖着,难道她们好好的姑娘家,名节就被这样两个畜生毁了去?

    温桃蹊强压下心中的怒火,扬声又叫张氏:“我叫你进府来说,有什么话,咱们慢慢说,你来不来?”

    张氏一时竟又不知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可这话一出了口,先把两个丫头吓得不轻,忙就劝她:“姑娘,我看她这个样子,形如疯妇,万一伤了姑娘可怎么好?”

    张氏面色一凝。

    她好歹也是林家的当家主母,轮到两个死丫头指指点点!

    温桃蹊却说无妨:“张夫人聪明不聪明,就看你敢不敢伤我了。”

    张氏捏紧了拳:“我要见的是林蘅!”

    “你觉得我会让你见她吗?”

    温桃蹊侧身,把路让开来:“你有什么想说的,若非要说个清楚,便与我说,若不然,张夫人就请回。其实我很好奇的,你们做出这样的事,你到底是怎么有脸要来见姐姐的?”

    “我养了她——”

    “不是你养了她十五年,是林家老太太护着她十五年,教养,教导,与你,有什么相干?”

    温桃蹊实在懒得再与她废话,转了身要进门:“看来张夫人是不打算谈了,那就请回吧。”

    可她身边却突然出现了张氏的身形,是抢步上来的。

    因她方才放了话,门上的小厮倒真的没有再拦着。

    只是温桃蹊不肯叫她进府,就把她带去了第一次见齐明远夫妇的那间厢房去,连茶水都没有给她上一杯。

    如此怠慢,张氏自然恼怒不已:“你们温家就教你的这样待客之道吗?”

    “你也算是客吗?”

    温桃蹊端坐在主位上,只有连翘跟着她在屋里,白翘没进门,匆匆去内宅寻徐月如了。

    她冷眼看张氏:“早就撕破了脸,彼此之间,也没什么情分可言,张夫人于我,是不请自来,我于张夫人,也甚是碍眼,还谈什么待客之道?”

    她又睨张氏:“我实是不懂,张夫人一定要见姐姐,见了姐姐,你想说什么?又想要什么?”

    张氏眯了眼:“她害死——”

    “你听不懂人话吗?”

    温桃蹊气急时,说话便失了素日的和婉和规矩,就连一旁的连翘也吃了一惊的。

    她姑娘是高门养出来的女孩儿,娇滴滴的养大,家里老太太和太太悉心的教养,真正的大家闺秀,十几岁的女孩儿又正是骄矜时,哪里说过这样难听的话,何况张氏到底年长这么多,同家里太太是平辈论交的人。

    连翘虽也看不上张氏乃至于林家一家子的做派,可姑娘这样说话……

    她小心翼翼的扯了扯温桃蹊的衣裳。

    温桃蹊挥手拍开她:“怎么?张夫人敢做,不敢让人说?当日我与姐姐被人掳劫,幸得谢二公子相救,才没有酿成大祸,这一切,出自谁的手笔,张夫人要我说给你听?你自己不是最清楚吗?”

    张氏咬牙切齿:“牙尖嘴利,你母亲便是这样教导你?”

    她一面说,张口又啐骂:“都说什么歙州温家长房大妇赵氏贤婉端方,出了名的大家闺秀,也不过如此!”

    实在是可恶!

    这天下竟真有这般不知好歹的蠢货!

    “赵夫人如何,不必张夫人评说——”

    陆景明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时,温桃蹊面上一喜,循声望去。

    齐明远是黑着脸站在他身侧的,倒没跟他抢,由着他先进了门,才提步入内来。

    张氏脸色一沉,尤其是见了齐明远,真恨不得扑上去咬断他的脖子。

    她的大郎,就是他害死的!

    陆景明长身玉立,一递一步,朝着主位的另一边儿步过去,没坐下的时候,先柔声去问温桃蹊:“你没事吧?”

    她噙着笑摇头,他才放心的坐下去。

    张氏挑眉,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可一时又说不上来……

    齐明远倒是在二人下手处坐下的,没再叫张氏开口去诋毁谁,沉声叫她:“我以为,张夫人该知道收敛。”

    张氏咬牙:“你们害死了人,倒叫我收敛?仗着自己有功名在身,前途无量,你们就能这样子草菅人命了吗?”

    “草菅人命?”齐明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