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春色

第二百九十二章:生生世世(1/3)

    第292章生生世世

    陆景明噙着笑又去捉她的手,她刚好就躲了。

    他笑着摇头:“我怎么不心疼你了?”

    温桃蹊撇了撇嘴。

    他见状,无奈叹气:“我听你说这些,心里很难过,替你难过,自然心疼极了,也痛恨林月泉,可是听你说,曾经对别的男人一见倾心,非他不嫁,我是生气的!”

    温桃蹊一怔。

    真是个大醋坛子!

    她从前就觉得,陆景明有些无赖的底子,她一味的躲着他避着他的时候,他还要厚着脸皮痴缠上来,那时便有的时候,是醋意十足的!

    温桃蹊站在那里,他就站在面前,两个人面对面的,他再也不开口,一动不动,就连眼睛,也是几乎不眨的盯着她看。

    她知道他在等什么。

    其实小儿女情爱之事她又不是全然不懂。

    同林月泉的那些年,他极尽温柔之能事,缱绻缠绵,情意绵长的。

    她略一低头,盯着自己的指尖儿看了会儿,右脚的脚尖儿在地上踢了两下。

    她隐约听见了陆景明的叹气声,短促而又低浅的一声,她心念一动,一只手递过去,扯了他袖口:“那不是从前年轻不知事,瞎了眼吗?我都长了记性了。”

    她是长了记性了,这未免也记得太狠了些,弄得他前些时日费了多少的心思,才能接近她一二。

    但如今真是好——

    陆景明没有喜欢过别家姑娘,他也并未见得多懂女孩儿。

    他虽也有胞妹,可多年不在家,哪里去了解小姑娘家的心思,何况那也是个活泼好动的,与桃儿大不相同,没法子比的。

    似桃儿如今这样,把这样骇人听闻的事情都说与了他知道,他便知她的心意。

    他是激动的,他甚至今夜都要高兴的睡不着觉。

    他反手握上温桃蹊的手,感觉小姑娘略挣扎了下,他紧了紧:“别躲。”

    温桃蹊面上一红:“我在同你说这么严肃的事情!”

    “你说你的,我又不是不听。”

    温桃蹊便轻咬了咬下唇。

    笑意又染上陆景明的眼中,他的小姑娘,待在他身边,乖巧,安静,这才是岁月静好的模样。

    “所以其实到现在为止,你都不知道,林月泉和你们家,到底有什么样的血海深仇?”

    温桃蹊乖巧点头:“那个时候,他说的含糊,是以我只能从他只言片语之间,拼凑出一个大概的故事来,重生回来这数月之中,我曾经不止一次的试探过我大哥,但是都没什么好的结果,我也不敢多问……”

    陆景明心下越发热切:“你没跟家里人说?”

    她面上就越发红了:“我想这样的事情,惊世骇俗,再吓着他们,而且……也无从说起的,他们大概只会觉得我疯了,总不见得,去与我父兄讲,林月泉心怀叵测,是找我们寻仇来的呀。”

    可见他是那个特殊的!

    “可你不晓得过往发生过什么,只有你父兄知道,你不说,万一……”

    “没有万一!”

    她声儿倏尔拔高了:“我不会再让那样的事情发生!”

    可怕的,恐怖的。

    现如今回忆席卷而来,仍是恐惧感遍布周身。

    她肩头都有些颤抖,轻微的,极不可见的。

    两个人肩头碰着肩头的距离站着,他便看的一清二楚:“别怕,有我在,这一辈子,无论如何,都有我在。”

    她眸中一亮:“你……”

    “如果你想告诉你父兄,我可以陪你一起,你如果不想,那我帮你提防着林月泉,怎么样?”

    他是温柔的,温暖的。

    她从一开始的感觉,就没错。

    第一次为她小金冠的事情,在府中正堂见他时,觉得他如春日暖阳,他转身的那一刻,和畅惠风徐徐而来。

    是了,清风徐来。

    无论他在外多精明,多钻营,却始终都是能够温暖她的。

    他这样善解人意,不过多追问,不想牵动她的伤心与难过,更不想叫她困在前世的记忆中走不出来。

    她反握回去:“你不怕吗?”

    陆景明眯眼皱眉:“怕什么?”

    “我挣扎过,也矛盾过。”

    她眉目又低顺:“当初一味的避着你,怕你算计我,怕你要害我,是真的怕,怕极了,那样的恐惧,刻在我的骨子里,直到那时候,我才明白,什么叫做,一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