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春色

第二百七十五章:我想跟你借点儿钱(1/3)

    第275章我想跟你借点儿钱

    后来有一日,林蘅也不知是怎么的,就想开了。

    连温桃蹊和陆景明,都是吃了一惊的。

    本来这一日温桃蹊撇下林蘅,独寻陆景明去。

    这几日她总陪着林蘅,怕她心里不受用,怕她想不开要钻牛角尖,又眼见着林蘅茶不思饭不想,只好日日陪同,到了吃饭时候,勉强逼着林蘅多吃两口。

    外头林家香料案如今怎么样,她一时顾不上,心里却担忧,至于她二哥那里,倒是又来了两封信,说前些时是闹了场误会,眼下人也已经回到了定阳,叫她不必担心。

    是以这一日她起了个大早,先往那头去找陆景明的。

    两个人才碰了面不久,连话都没有仔细说上几句,林蘅便来了。

    陆景明倒不觉得如何,倒也很自觉的,起了身,诺到一旁,把那石凳子给林蘅让出来。

    温桃蹊见了,又取了一方手帕,给林蘅铺开在石凳上,才拉林蘅坐:“我原想着姐姐昨儿睡得迟,今儿怕起得晚,这才来找他,想问问外头的事情如今到底怎么样,可姐姐怎不多睡会儿,这时辰便起了?”

    林蘅就势坐下来,满含歉意的朝着陆景明浅笑了一回。

    陆景明说无妨,往凉亭中的长椅坐过去,不远不近,距离保持的刚刚好。

    林蘅叫了声桃蹊,温桃蹊忙欸的应了:“姐姐你说。”

    “我想跟你借些银子。”

    借银子?

    林蘅好端端的,要同她借银子做什么?

    温桃蹊一时没想明白,眼中全是茫然:“姐姐是要做……”

    “林姑娘是想同林家划清界限吗?”陆景明把她没问完的话接过来,也顺势看了林蘅一眼。

    他如今才觉得也不算看走了眼。

    林蘅是个外柔内刚的姑娘,跟他的小姑娘,还真就是一路人。

    温桃蹊眼底一亮,一拍脑门儿。

    她真是人头猪脑,怎么没想到这个,不然林蘅要借银子做什么。

    可她想跟林家划清界限,那便是打算认回齐明远了吗?

    温桃蹊先试探着问她:“姐姐这是想通了吗?那我让陆景明去找齐公子,中饭咱们去黄玉楼吃怎么样?”

    林蘅却笑着摇头:“我要同林家划清界限,却与齐六郎无关。”

    温桃蹊怔住:“姐姐?”

    “这十五年林家养我一场,我本该感恩戴德,可我如今只要一想到,我母亲是如何过身,我父亲他……既然齐六郎来杭州,想认回我,想把我从林家接走,倒不如我自己做个决断,同林家划清了,往后再无瓜葛,至于认不认齐六郎,那都是后话。”

    林蘅深吸口气:“只是要划清,少不得要将这十五年来,林家使在我身上的银子,尽数还回去,否则我便是借了齐六郎和徐娘子的势,总也不能理直气壮的说,我再不是林家女,与林家再无瓜葛的。”

    那便是她前几日所说,外人眼中,她还是林家姑娘,只是她们这些人自己知道,从今以后,林蘅和林家,再没有半点关系了。

    温桃蹊看看她,面露为难之色:“姐姐要使多少银子,都是使得的,便是我手头带着的现银不够使,写了信送回家,叫我父兄送银票来也是行的,只是姐姐,你要这样与林家分割,又不肯认回齐六郎,往后的日子怎么过?

    你要是愿意,跟我回歙州,日常吃穿用度,这都是小事而已,难的是,你及笄礼尚未行,还有你出嫁时的嫁妆……”

    她是拿林蘅当自己姊妹,但也没有叫温家替林蘅操持及笄礼的道理,嫁妆更不可能她家中陪出来,除非是林蘅认在母亲膝下,做个干女儿,但她看眼下这样,林蘅大概也是不愿的。

    林蘅好面子,也重名声,这时候说要认在她母亲跟前,倒像是无处可去,赖上温家似的,林蘅自不会这样做。

    陆景明嘴角动了动,心下显然有想头,可他一眼望去,见林蘅成竹在胸,想这姑娘素日虽话少,可心下主意却极正,不然若只是一味的小心谨慎不敢言,便是神仙样貌,怕也入不了谢喻白的眼,倒用不着他急着替人家出头,于是便就又收了声,把那话全都咽了回去。

    林蘅抿唇,拍着温桃蹊的手背:“齐六郎既说有个沈妈妈,等回头,我想见见这位妈妈,我想着,我母亲当年的陪嫁,总不至于,齐家也要一并吞了,便是齐家真的私下扣住了,我不方便出面,也总能有法子把我母亲的陪嫁要回来的。”

    她母亲的嫁妆,原就该是留给她的,若白氏还在世,将来林蘅成婚嫁人,那些嫁妆,自然也都是要给林蘅添箱用的。

    只是林蘅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