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春色

第二百七十四章:夫妇一体(1/3)

    第274章夫妇一体

    林志鸿哑口无言。

    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话,才能反驳回去。

    事实上,这十五年来,大事小情上,他的确从不曾为林蘅说过半句话,更不曾在张氏面前维护于她。

    他作为父亲,所能做的,也只是给她锦衣玉食的生活。

    近些时日来,才做了那么一两件,还勉强过得去的事儿。

    譬如张氏要把她送去城郊的庄子,一如当年齐家对绵遥那般,他明面儿上也没如何拦,只是变着法子,把人送去了歙州,送到了他妹妹妹夫那儿去。

    而至于林蘅的婚事……

    林蘅那个性子,是长辈会喜欢的,他把孩子送去歙州时,就为她考虑过,她要得了妹妹妹夫的喜欢,能叫妹妹开口替她说上一两句话,他顺利成章的就答应了。

    而事实上,事情也的确朝着他预料之中发展着。

    只是后来……

    张氏在家里寻死觅活的闹了一场,他万般无奈之下,只得一封书信,又把林蘅从歙州叫了回来,而妹妹原本说要与她相看夫家之事,也只好暂且搁置下来。

    所幸的是,后来谢喻白来了。

    林志鸿心中委实高兴过一场,但谢喻白在什么都没提的时候,又匆匆离开了杭州,他倒一时又拿不准。

    那样高门里走出来的郎君,到底是动了真心,还是玩儿玩儿便算了。

    到如今,说要把林蘅许配给楚家的孩子,他当然是不同意的,可还没能跟张氏掰扯清楚,齐明远夫妇就上门了……

    这一桩桩,一件件,林志鸿觉得,如潮涌,铺天盖地,席卷而来,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我没想叫她嫁去楚家的……”

    可是说这话,他底气都不足。

    齐明远听的一肚子火。

    他没想?

    事情都传开了,沈妈妈说,林薰为这事儿,特意找上蘅儿,趾高气昂的,拿这个去刺激蘅儿。

    他今日见到林薰的时候,要不是素日里修养好,他真想一巴掌甩上去。

    他本来还觉得奇了怪了。

    林家就算不是什么书香门第,到底也是富贵人家,怎么会把膝下嫡出的长女养成那副德行。

    等真正见识过林志鸿和张氏有多不要脸,他才彻底明白。

    徐月如观他面色,便知他实不愿与林志鸿多费唇舌,于是又叫伯父:“我跟六郎来杭州之前,把其中情由,都回过我父亲母亲。

    母亲说,妹妹是个苦命的孩子,自幼丧母,又与兄长分别十五载,纵有生父在身边,也跟没有没两样。

    她上了年纪,最听不得小姑娘家受苦受难的事儿,一心的可怜妹妹,便叮嘱我,无论如何,也要把妹妹带回京中,给她见上一见,她很有心认下一个干女儿。”

    她扬了下巴,面色肃然:“众人皆知我兄长当年战死沙场,我母亲大病一场,伤了根本,再难有孕,我父亲又一生无妾,府上连通房丫头也没有一个,是以我们徐家,就只剩下我一个女儿。

    我母亲自三两年前便有心认个干亲的,又不要郎君或姑娘出身门第太高,不然便只是锦上添花而已,人家也未必拿她当亲娘。

    如今知道妹妹这样,又怕将来有心人拿妹妹的出身大做文章,对六郎不利,于是便打算认了妹妹在膝下。

    就算是妹妹不肯认回六郎跟前,往后她也是我们徐家的二姑娘——”

    她洋洋洒洒一大车话,林志鸿听来却只觉头疼不已。

    徐家姑娘是什么分量,他还是心里有数的。

    徐月如昔年往来宫中走动,公主们见了她,都客客气气的,为他徐家四代为官,更为她父亲战功赫赫,深得今上信任倚重。

    林蘅若能认在徐夫人膝下……她将来地位自不同凡响的。

    可她到底会不会记仇?

    他不敢拿林家的将来,做筹码去赌这一局。

    她一定知道了自己的出身的。

    当年他和绵遥是两情相悦,可她又会怎么想呢?

    是他引诱了她母亲,还是抛弃了她母亲呢?

    她十五年在张氏手上过的艰苦,其实都是因为他这个做父亲的……

    他实在是不敢冒险。

    可徐月如端的是咄咄逼人,那架势分明不容反驳。

    那是久居高位,居高临下惯了的姿态,而他知道,徐月如的确是有这个资本的。

    只是他心中仍旧不忿。

    毕竟他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