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春色

第二百四十三章:洗手作羹汤(1/3)

    第243章洗手作羹汤

    长安客栈这两日一直没能消停,连带着生意都惨淡了许多,可是客栈里,上到东家,下到小厮伙计,竟还都能面露春光,一派喜气,实在是有趣得紧。

    却原来,自从那日温桃蹊与林蘅在此处险些出事之后,温长玄与谢喻白等三人又匆匆商议过,之后两日,天天带着城里的小乞丐,到长安客栈中叫那日在柜上的伙计来认,竟是要将定下客栈客房的小乞丐找出来的架势。

    这已经过去整整两天了,城里的小乞丐被辨认的,没有两百,也有一百八,三人却仍旧没有放弃。

    谢喻白和陆景明两个人就坐在客栈的一楼大堂中,因来来往往来带着小乞丐进门,这大堂之中便几乎没有客人,除了早几日便已经下榻的客人之外,长安客栈这两天也没再有生意上门了。

    不过谢喻白和陆景明出手都大方的很,那天找上门来时,一人一锭金子,往柜上一撂,那小伙计眼神发亮,立时就回了掌柜去,自然又惊动了客栈东家。

    后来还是温长玄把金子收回去,自己又出了钱,又堵了两个人的嘴。

    这会儿陆景明手里捏着个白瓷小盏,又见小伙计摇头,他一耸肩,侧目去看谢喻白:“这就是你相处的办法?”

    谢喻白挑眉:“你有什么意见?”

    陆景明嗤一声:“这么找下去,找到猴年马月,便不说这个——”

    他把茶盏又放回去:“人家是傻子吗?事情办砸了,还把人留着?杀人灭口,没听说过?我这陪着你在客栈里,也耗了两天了,你瞧着有任何进展了?”

    这个人……

    谢喻白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毛病。

    每回温长玄要是在,他说话还中听些,温长玄要不在,他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然后每天还要跟着他们一起回家,像是赖在他们家不走似的,当着温桃蹊的面前,又是另一番做派。

    脑子有病。

    谢喻白一忍再忍,点了点桌案:“陆掌柜有什么高见,不妨说说看?”

    “没有。”

    “你——”

    谢喻白咬牙切齿,却也只是咬牙切齿:“我得罪你了?”

    陆景明丢了个白眼过去。

    得罪谈不上,谢喻白还救了小姑娘,不管怎么说,他也算欠了谢喻白一个人情。

    但是只要想想小姑娘住在他家里头,他见了谢喻白,就浑身不舒服。

    这事儿他虽说也是同意的,而且那天还是他帮着谢喻白说话,才叫他们先在谢府住下来的,可是过后,他就是看谢喻白不顺眼。

    偏偏这两天,小姑娘对谢喻白又亲厚的很。

    回了家去吃饭,对着谢喻白,一口一个二公子,赞不绝口的。

    他自知道谢喻白对林蘅的心意,他们所有人都知道,便不会觉得小姑娘对谢喻白有心。

    然则总归刺眼的很。

    想想小姑娘从前防人之心那样重,最初时,对他是个什么态度,现在对谢喻白又是什么态度?

    “与其这样没头没脑的查这个,不如查查那天跟长玄吃酒的那些人呢。”

    陆景明又翻了翻眼皮:“再说了,就算一开始人家没打算杀人灭口,现在动静闹的这么大,恐怕那小孩子也活不成了。”

    这话有些责怪的意思。

    谢喻白拧眉:“陆掌柜有这么多的好办法,怎么不早说呢?反倒陪着我们,在客栈虚耗了两日光阴?”

    一开始的时候,陆景明是有些侥幸心理的。

    但是从昨天开始,他就觉得,这事儿不大对了。

    再说了……

    他沉了沉面色:“我以为你同知府衙门打过招呼。”

    谢喻白眯了眼去看他:“所以你一开始以为,我带人到客栈来,是个计,不是为了打草惊蛇,是为了引蛇出洞?”

    陆景明想了想,就学着他先前那样子去挑眉:“谁又能想到,才气斐然,精明能干的谢二公子,竟会出如此下策,真的就是在打草惊蛇呢?”

    谢喻白却不吭声了。

    他不愿此时为林蘅的事惊动杭州知府,但一时也没别的好办法。

    温长玄想了两日,也没能想起来,那天席面上,到底有什么人是举止怪异去接近他的。

    他何尝不知,这是最蠢笨的办法。

    谢喻白脸色也不好看。

    陆景明有些讪讪的。

    他也不是真的想嘲讽谢喻白,还不都是着急嘛,但要说叫他拉下脸再说几句软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