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春色

第二百四十二章:你还要吗?(1/3)

    第242章你还要吗?

    偏心?

    林志鸿从来都没想过,有朝一日,大儿子会站在他面前,这般理直气壮的问他,心是不是真的这么偏。

    偏谁?

    林蘅吗?

    林志鸿淡漠一眼扫过去:“你是在问我,是不是偏心林蘅吗?”

    林舟心下一沉:“父亲。”

    他仍旧是咬着牙叫出声来的。

    林志鸿知道他心里不服气,慢吞吞的站起身:“大郎,你长大了,顶天立地了,早就能替我分忧——我知道,你为你母亲抱不平,可是你扪心自问,从我把林蘅抱回来的那天起,有哪一件事,我是偏了心,向着她的?”

    拿这个堵他的嘴?

    林舟面如死灰:“父亲,十几年来,您明面儿上对林蘅不闻不问,就是为了今天吗?”

    林志鸿一口气差点儿没倒过来:“放肆!”

    林舟直挺挺的站着没动:“我不想忤逆您,更不敢说您的不是,可是父亲,这些年,我苦心经营,照看家里的生意,就连二郎和薰儿名下的产业,也都是我在打理——”

    他拖长了尾音,又深吸口气,定定然看过去:“您要给林蘅添嫁妆,不管您愿意给多少,我管不着,可您要我手上的东西,拿去成全她,我不答应。”

    “我不是在跟你商量。”

    林志鸿眯起眼来。

    这几年来,大儿子越发能干,他也很是放心,将来林家总归是要交给林舟的。

    他也有很久,没有和林舟好好谈谈心。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

    林舟和小的时候不太一样。

    林志鸿喉咙一哽:“我还没死,林家的东西,还不是你的。”

    说这话,伤父子间的情分。

    林舟心口一疼。

    他就知道。

    从小到大,他们兄妹几个,根本就不在父亲的眼里,更遑论被父亲放在心上。

    父亲的眼里心里,只有林蘅和她死去的娘。

    林舟想了想,缓缓地,在林志鸿面前跪了下去。

    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只该跪天跪地跪父母。

    不过林舟是家里的长子,众人都高看他,连老太太都对他赞不绝口,张氏又宠爱,多少年来,他都没向谁弯过一双膝盖。

    林志鸿拧眉:“你这是做什么?”

    “父亲,母亲是您的发妻,您的心里,真的就没有半分她的位置吗?”

    林舟死死地攥拳:“当初,您把林蘅抱回家,我那时候年纪虽然还小,却已经记事,也懂事了,母亲不敢跟您闹,不敢发脾气,私下里,却不知哭过多少回,整天都是唉声叹气的,还不得不去照顾林蘅。”

    那几年,母亲是怎么过来的,他全都看在眼里。

    小小的人儿,把这些全都牢牢地放在了心里。

    这也就是为什么,长大后,他从来不喜欢林蘅。

    他矛盾,挣扎,也痛苦。

    他知道这一切不该怪林蘅,坦白说来,林蘅也算是受害的孩子,最该怪的,是父亲,或许就连白氏,都是可怜人而已。

    但他不是圣人。

    他只知道,母亲这么多年难以言说的痛苦,锥心的痛,都是白氏和林蘅母女两个造成的。

    林志鸿显得不耐烦。

    他三两步上前,一弯腰,拉了林舟一把:“起来。”

    林舟却一动不动。

    林志鸿盯着他看,他也盯着林志鸿。

    父子两个就这样僵持着。

    不知过了多久,还是林志鸿先放软了态度。

    他长叹一声:“我知道,这一辈子,我都欠了你母亲的,可是大郎,我何尝不是欠了她们母女呢?”

    他低头看林舟:“绵遥和我,青梅竹马,从小指腹为婚,可是白家家道中落,你祖父他……”

    他爹早就过身了,当年的事情,纵有千般不是,万般错处,也不必再说。

    孩子是聪明孩子,他点到即止,林舟应该明白。

    于是林志鸿话锋一转:“那件事,是我一时鬼迷心窍,对不住你母亲,也害了绵遥,更害了林蘅。大郎,你是个明事理的孩子,说句实心话,换做你是我,你怎么办呢?”

    换做是他?

    这话说的真好笑。

    “父亲,这世上,不是每个人,都会做一样的事。”

    林舟毫不退缩,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