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春色

第二十一章:真心(1/2)

        第21章真心

    “叩叩叩——”

    温长青待要说话时,雅间的房门被人敲响了。

    他原以为是小二来上菜,也没多想,叫了声进来,只听见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他下意识的回身去看,便瞧见他跟着他伺候的怀书猫着腰进门来。

    那头怀书进了门,三五步至于他身侧,又俯身在他耳畔低语了几句什么话,而后再不多说一个字。

    温长青的脸色几不可见的变了一回,只略想了一想,站起身来,肃容沉声:“我出去一趟。”

    温桃蹊心下咯噔一声,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就抓上了温长青的袖口:“大哥!”

    她原就说不来的,是他说横竖他也在,怕什么,这会儿他却要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自己出去?

    温长青见她脸色不好看,说话时语气也不好,便晓得她误会了,反手在她手背上安抚似的拍了两下:“我只是到外间一趟,很快就回来的。”

    她将信将疑的睇过去一眼,很快放心下来,松开手,任由他去了。

    陆景明能够清楚地感觉到,从温长青出门的那一刻起,她就是打定了主意不跟自己说半句话的。

    说来也有意思,倘或放在别人身上,这样子有意疏远,他即便面上再如何不显,心中也必然不快,断然不会再与此人有过多的往来,但偏偏是眼前这个小姑娘……

    她分明一而再再而三,可他心中就是一点儿也不生气。

    陆景明拿指尖点了点桌子边缘处,发出几声闷响来:“三姑娘很怕我?”

    温桃蹊一挑眉,横眼过去:“我为什么要怕你?”

    陆景明饶有兴致的看着她,嘴角不自觉地上扬着:“这怕是只有三姑娘自己知道了,或者说——”

    他把尾音拉长了些,越发弄得温桃蹊心下不宁:“我换个问法,三姑娘似乎很是排斥我?”

    温桃蹊从没有见过这样的人,前世今生,她活了两世,都没见过。

    这世上的人,似乎都有自己的为人处事之道,而与人相交,不过分,就是最紧要的。

    凡事都该有个度,说起话来也总要有个底线,越了界,就是不规矩。

    而所有的这一切,放在陆景明的身上,便又都不对了。

    他随心所欲一样,想说什么便说什么。

    他分明知道了自己对他的排斥,换做寻常人,左不过少来往,也就是了,可他偏偏不这样,既要往来,还要问个清楚明白。

    温桃蹊眯了眯眼。

    陆景明说这话时听着是不咄咄逼人,丝毫没有质问的意思,但温桃蹊就是知道,他是一定要弄清楚的,便是她今日不说,明日不说,总寻了说辞搪塞过去,他也会一再的问,变着花样的问,直到得到他想要的答案为止,既然如此——

    于是她横下心来,一挑下巴:“是。”

    陆景明眼底的温柔暗了暗,连声儿也一起往下沉了三分:“理由呢?”

    温桃蹊本来想告诉他,讨厌一个人,排斥一个人,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理由,不过是一种微妙的感觉罢了,瞧见他就不待见,哪里需要什么理由?

    但陆景明精明过人,必然不信她这样的说辞,且真这样子说,实在有些不像话了,大哥和陆景明还要走动,温家和陆家将来也要有生意要做,她把话说的这样难听,有些不成体统,也太失礼。

    故而温桃蹊做了一副沉思状,陆景明也不打断她的思绪,只静静地等她的后话而已。

    她想了约莫有半刻,这雅间之中也就静默了半刻,她才终于又开了口:“陆掌柜,如果有一个人,突然出现在你的生活里,表现出来的,全是亲切热络,又要与你兄妹相称,难道你会很待见吗?”

    这丫头……

    陆景明也是头一遭见这样的人,许是这二十年来,他过的都太顺遂了些。

    从前在扬州家中,他是陆家二公子,不要说是他有心与人热络,便是他终日冷脸相对,也不知有多少人想来同他亲近。

    后来他离开家,来到歙州经营,生意场上的人和事儿,他打小看得多,只是他年纪小,人家难免觉得他可欺,是以他也少有专程放低了姿态同谁交好的时候,反而叫外头的人以为,他深不可测,再加之有陆家的名头在,也就不大敢小瞧了他。

    温家的这个三姑娘,小小的年纪,怎得想法如此古怪。

    他无奈摇头:“难道就不能是真心想对三姑娘好?听三姑娘话中意思,倒像是我贪图你什么一样。”

    他本来只是无心之言,随口一说,玩笑一二而已,却不料温桃蹊霎时间变了脸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