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春色

第二十章:拒人千里之外(1/2)

        第20章拒人千里之外

    兄妹二人说话之时,陆景明是不曾插嘴多话的。

    茶盏在他手上转了几转,茶水未见丁点儿洒出,他低眼看着那盏边,极认真的听着温桃蹊的言语。

    对面坐着的这个姑娘,小小的年纪,头脑却是难得的清楚,见事也是极明白。

    他自幼长在扬州,所见皆是江南水乡女子,虽独有一份儿婉约柔顺,却总是少了些英姿与主见。

    后来年岁渐长,只身到了歙州来经营,所见歙州城中诸女,实则与江南女子也有相似之处,只是又多出些豪气。

    这份儿豪气同生于北方的姑娘们自然比不得,但也已经足够,若是再多些,便叫人心生怯意了。

    陆景明此时抬眼,眼角的余光正好扫到温桃蹊。

    她两只小手捧着茶盏往唇边送,真正的唇红齿白,那茶中之水又有热气氤氲升起,她脸前便是一片烟雾缭绕的模样,热气升腾起来,更是将她一张小脸儿打的红扑扑的。

    他看着,越发觉得顺眼起来。

    “三姑娘这话不错,从扬州打听消息的人回来也说了,自上次之事后,秦知府甚为恼怒,将杜昶收押在扬州监牢中不说,连探视都一概不许了。”

    温桃蹊倏尔掀了眼皮望过去:“探视都不许?”

    走到哪里也不该有这样的道理,即便是坐实了铁证如山的杀人犯,也没有不许亲眷探视看望的,未免太过不近人情,更不要说秦行与他姨父从前大有交情。

    看样子,扬州这位秦大人,实在是叫杜昶气坏了,也得罪狠了。

    陆景明点头说是:“若换做你,你还叫人到监牢去看他吗?原本做了天大的人情,放他回客栈中,整日好吃好喝的,只是稍不自由些,他倒好,一点儿悔过之心都没有,反而跑出去花天酒地,还叫人家抓了个正着,如此一来,再想将此事往下压,是绝不可能的了。”

    温桃蹊隐隐记得,当年杜昶在扬州犯事儿,后来之所以能够平息,一则是家中没少使银子打点,二则陆家也的确没少出力,甚至于在这件事过后,他们家同陆家在生意上的往来也多了起来。

    原本陆家多以丝绸茶叶为经营,他们温家多是香料瓷器,本是毫不相干的,可在杜昶之事过后的半年时间,陆家在香料生意上占了大便宜,也的确是没少赚银子,而他们家呢,从陆家以低价大量购进上等丝绸,开起了绸布庄,又自各地招来四五十名绣工精湛的绣娘,没过三五个月,连绣坊也开了起来,成了歙州城中的独一份儿。

    而这其中最最紧要的,还是因为杜昶所杀,不过一介白衣。

    那个与他发生了口角争执,被他失手杀死的男人,是扬州城中一屠户,家中也无甚关系,在他死后,也只有他年迈的老父,带着他的妻儿在知府衙门闹了很久,后来大约是为着赔给他们家的银子多,他有个兄弟,便也就上了心,陪着一块儿到衙门去闹,可最后还是不了了之,赔了银子了事儿而已。

    她面色微沉:“可为什么一开始的时候,秦知府会想往下压呢?为了银子?为了交情?我虽是个女孩子,可从小也读过几本书,圣贤道理也是懂一些的,这位秦知府乃是天下学子中的佼佼者,早年间又入得翰林院中,怎么就草菅人命了呢?且方才你说……”

    她目光落在陆景明的身上:“方才你说起,秦知府的祖父,曾任四品。他祖上既做过官,难道官场上的门道他却不清楚了?要我说,我姨父如今终究是人走茶凉,要换做我是这位秦大人,即便是送再多的银子来,我也未必肯接,更是不肯替杜家将此案往下压的。”

    陆景明为着先前她被人撞了一回的事情,心下不悦了好半天,这会儿眼底才重染上了笑意,是极真切的:“三姑娘真是聪敏伶俐。”

    那也就是说,她或许没有猜错。

    对方是平头百姓,拿秦行这位知府大人毫无办法,而秦行呢?

    在此案之中他便已经收了不少的好处,只怕在案子结束之后,不为人知的地方,又没少从他们温家得好处!

    而眼下,秦行打的,也正是这个主意。

    温长青似乎对陆景明的态度很不满意,沉下脸来:“你跟她说这个做什么?”

    温桃蹊侧目过去,心下了然。

    这些阴暗的事情,本就不该她一个闺阁女孩儿过问知晓,她如今会生出这样的心思和想法,也是为着前世她还在林月泉身边帮衬的那些年,实在没少见林月泉与各地官员行贿赂之事。

    而今她十三四岁的孩子,在父兄眼中,本是不谙世事的,她一时提起了,或许是突发奇想,胡乱揣测,可陆景明顺着她的话来夸她,便正是印证了她的猜测,大哥自然不快。

    然则陆景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