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不吃素》

第54章(1/2)

    后脑袋重重的挨了一下,仪华顿时迷糊了。

    徐达是个武将,这回真急了,下手自然不轻。打你?没打死你就是亲爹了!说的什么话?大逆不道!还揣摩起皇帝的心思了,这叫什么?这就是j□j裸的妄揣圣意。能说出这样的话,说明这丫头心里有事儿啊,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

    换了别人家闺女,漫说是说这样的话,就是想一想都不敢的。

    皇帝已经不放心把重兵放在外姓大臣的手中了?也就是在家了,要是放在外面,这话一出口就是掉脑袋的罪,且是全家都得陪着掉脑袋。

    仪华只觉得后脑被重重敲了一下,然后就处在半晕状态,待清醒一点,眼泪出来了。一半是觉得委屈,另一半嘛……真特么疼啊~

    这话说的有错吗?有吗?

    徐达也不得不承认,仪华说的没错。见着闺女的眼泪,当爹的后悔了,这下子打的可够重的,可是不让她长长记性日后还真就保不准会惹出什么大祸来。就这水平,能出嫁吗?还是嫁到朱家去,要是日后说出点一句半句的,那徐家就全完了。

    仪华还不乐意呢:“若不是只有爹爹在,我也不会说的。”

    也对,人这辈子和谁最亲啊?不就是爹娘吗?自己姑娘和自己说几句实话也没什么毛病。徐达更后悔了。不过好像不对劲儿吧?

    不对劲儿!问题不是说话的对象,而是说话的内容。嘴上说出来了,必然就是心里这样想了,可怕的不是说出来的话,而是心里想的是什么。女子不能参政,看来这些年对女儿真是疏于管教了,想当年让她和皇子一起读书简直是个致命错误。

    徐达是名将,名将就有个名将的思维。在打完了仪华,有效的给了她一个警醒之后,他想的更多的不是让仪华不要去想这些事,想法已经存在了,想抹去不是一朝一夕能办到的。当务之急是要告诉仪华怎么做,就算你有想法,你明白政务,你能很清楚的揣摩出皇帝的心思,你也不能说啊。

    “我打你,不是你说的不对,是你不应当这样说!”徐达说

    “啊?”仪华揉着后脑袋,表示没听明白

    “凡事自己心里有个数,自然是不吃亏,不过心里有数也不必就说出来,很多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谁都不挑破了,你当大家都是傻子?”徐达说的没错,你当大家都没看出来朱元璋的用心?全国上下就徐仪华明白,就徐仪华透彻?

    错了,大错特错了。

    大家不仅仅看出了朱老板的用意,而且很多人还看出了藩王守边的弊病,可是这些个出来的人谁都不说破而已。因为他们知道,说破了也没用,皇帝这个时候已经下定决心,谁的话都不会听。徐达无疑就是这样看破但不说破的人当中的一个。

    “你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大家就明白你什么意思,说话要点到为止,说明白了,反倒让人家烙得的口实。”徐达也顾不得委婉的教育了,过几天就要离手单飞了,再不教点干货,怕是来不及了。

    仪华半张了嘴,听着徐爹的教育。

    “大家都明白,就等着有人来捅破喽,这个时候你站出来把大家想说的话都说了,你会怎么样?”

    “为官也好,做人也好,都像带兵打仗一样,你要稳得住,你要耐得住性子,一动不如一静,待时机一到你一出手就是稳赢。”

    “别什么都明白,有时候就是明白了,也得装着不明白,示弱不是怕了谁,兵法有云‘欲擒故纵’就是这个理儿……”

    仪华对徐达另眼相看了。徐达是个干将,是个忠臣,他能毫不犹豫的用自己去换取朱元璋的安全,他能冲锋陷阵,他能秉公无私,但是他不是死忠。至少不是朱明王朝的脑残粉。仪华恍然间明白一个道理:想要在复杂的权力中心生存,那是必须要有自己的存身之道的,而这个存身之道与一个人自身的才能没有关系。徐达无意是那种既有才能又有存身之道的人。

    即使仪华是穿越来的,但是和徐达想比,玩政治,玩权利,她充其量就是个小学水平。

    是时候给面前这个丫头讲讲大道理了,徐达正色:“藩王守边,才是大患!”

    仪华现在才觉得,穿越其实不算是什么优势,在复杂的现实面前,掌控和预见局面的能力才是优势

    “你自己有数就好,燕王本性持重,办事缜密,你且做好你的本分便是,不该管的不要管,不该问的不要问,只悉心留神着,他若有什么疏忽你提点着也就是了,不过也要注意分寸,万不能想今天这样!”

    仪华这回不说话了,稳重,再稳重,这是以后自己练习的重点科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