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不吃素》

第43章骑马狩猎(1/2)

    看着秦王甩袖离去的背影,又看了看一地狼藉,常云月作为在场的最高领导人,最先从震惊中摆脱出来:“来人,还不快拾掇了?”

    宫里不缺人,马上有人应声而来,三下五除二就把残局收拾利索了。只剩下气的满面内牛,歇斯底里的秦王妃,没人能收拾。

    收拾几近暴走的秦王妃?危险系数简直相当于排雷。这种技术工作,还是交给太子妃来办吧。

    常云月缓了缓神色,道:“妹妹千万别恼,二弟为人性子直爽,纵有些脾气不好的地方你要担待。”

    王宁贞气得发抖,眼泪扑簌簌的落下来:“他这样说我,我还赖在这里干什么,干脆回草原去,这辈子也不踏进中原。”说罢便要出门,常云月哪能让她离去,好说歹说拉住了她,闪念一想,劝道:“妹妹可别意气用事,二弟从前与徐大人的千金交好,又是一起长大,如今不过还没转过弯来。”见王宁贞似是将她的话听进去了,常云月便顿了一顿,浅笑道,“以我看妹妹也别生二弟的气,你想啊,本来二弟和仪华自小就交情莫逆,如今虽你们已经成婚,可徐家小姐却一直没断了与二弟的联系,二弟放不下她也在情理之中,若是二弟半点不念旧情,岂不成了无情无义之人?”

    王宁贞将眉头蹙的极深,停了半晌才道:“徐仪华甘愿做侧妃?”常云月低头抿嘴一笑:“堂堂国公府的大小姐,哪能做侧妃?”宁贞抬眼看着云月,疑惑道:“那她为何如此缠着殿下不放?”

    常云月面露为难之色,岔言道:“瞧我这记性,今儿我来秦王宫是要给妹妹送新茶的,临安府贡的龙井,母后特地赏赐,我便想着送与妹妹些尝尝呢。”

    宁贞却是不依不饶,直追问道:“姐姐怎么不回我,那个徐家小姐总是缠着殿下究竟是为什么?”

    常云月似是极为难的样子,半晌不语。宁贞便拉着她的袍袖,问:“姐姐倒是说话啊。”常云月将一干人等具禀退了下去,方低声道:“妹妹难道不知,父皇赐婚与你为的是什么?”宁贞伸手捋着胸口缎绣卿蝶的直襟衣领,低头道:“为的是招降我哥。”

    常云月这才道:“你也不想想,是谁捉了你们姑嫂到应天?若是你哥哥归降,父皇定委以重任,又有妹妹与二弟联姻,徐家是怕挡了他的仕途,哪里愿意招降你哥哥,若是你与殿下不合,你哥哥怎会归降?这不正合了徐家的意不是?”

    宁贞这才恍然,伸手抚上腰间鞘刀,狠狠道:“在军中,我们纵然与徐达交战多年,可我哥哥素来是敬重他的,没想原来徐家是这般恶毒小人。”

    常云月忙摆手,低声道:“徐家这样也在情理之中,试想哪个不为自家前途打算,妹妹也不要心急,如今父皇已为徐家赐婚,想过些时日仪华也成了婚,一切便将云开雾散,到时妹妹与二弟也必会重归于好。”

    宁贞却依然恼火:“徐家这样的奸诈小人,我是最瞧不上的,往后再宫里最好不要让我再见到她。”

    常云月忙道:“妹妹可别这样说,父皇早已给徐家定亲,将她许给四殿下,日后同居宫中,哪有不相见的道理。”叹了口气又道,“我本是想着妹妹与我脾性相投,才将这话说与妹妹,若是因此让妹妹与徐家结仇,倒是我的罪过了。”

    宁贞将头一扬,道:“姐姐放心,只要徐家小姐不再招惹我,我也懒得与她斗气。”

    云月这才放下心来。

    ——————————————————————————————

    夏日炎炎,骄阳似火,京郊围场上虎贲左卫的士卒均手持青质黄阑,赤火焰间彩脚步的黄龙负图旗一排排立在烈日之下。旌旗随风烈烈而舞,发出噗呼噗呼的响声,绵延数里将猎场围起。青赤两色龙旗排展开去,依着山势高低起伏,偶有山风从林间挂过,吹动了翠绿如滴的柏木,太子朱标端然跨坐在杏黄色的高头骏马上,环顾了四周,见不远处燕王正骑马而来,待到近前,便在马上施了一礼。

    因是兄弟间的家常骑射,皇帝并未到场,随行的太监便将早已预备好的弓箭呈与太子。远处早有金吾卫的较射手细细看着,见太子已是弓箭在手,便一声号令将山兽齐放,一时间只见山野之间梅鹿窜跃,狐狼奔逃,太子弯弓搭箭,将手一松,一头雄鹿应手倒下,众人一派欢呼。

    一旁的秦王早已跃跃欲试,胯=下花斑马也似按耐不住,前后踏着蹄子,秦王朱樉嚷道:“大哥,箭法越发的准了。”朱标拢目往远处看着,笑着催马向前驰去,身侧诸皇子这才跟在他身后,各自扬鞭策马,喝驾之声此起彼伏。

    围场之上,山兽四散奔逃,阵阵烟尘奔腾而起,众皇子驰马呼喝,各各弓马娴熟,霎时间便是飞矢如蝗,密如急雨。朱樉自七八岁便随师父学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