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悍媳

第四十六章 是要送我金针吗?(1/2)



    张四财膛目结舌,彻底没了话。

    金胖子目送三人离开,一脸难过:“老舅,我感觉我连一头驴都不如。”

    张四财看了他看,又想了想,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叹道:“说实话,你比起那头驴来,确实还差不少。毕竟那驴我养得肥,都还没成年就八百多斤了,你才四百斤,确实差挺远的。”

    金胖子:……

    他是这个意思吗?

    他的意思明明是大丫姑娘给他治病,只要六十六两银子,换头大肥驴却用了一百两银子。

    可惜张四财没明白他的意思,也没空去琢磨这事,脑子里正忙着怎么搞死对门那卖棺材的。

    余夏儿坐着拉棺材的驴车,路过医馆的时候本没打算停下的,往里头扫了一眼,发现李燕竟坐在那里,下意识就踹了正在赶车的司昭一脚。

    “找个角落停一下。”余夏儿小声说道。

    “干啥,你又要买药?”司昭问。

    韦氏犹豫了下,扯着余夏儿的衣角说道:“大丫,要不然你给你爹也买点药?你爹前年上山让野猪给追了,摔了一跤,到现在腰还时不时地就疼。”

    余夏儿歪眼瞥她,一脸嫌弃:“前几天你还差点让他给打死,看他腰疼你不幸灾乐祸也罢了,竟然还心疼起来了,贱不贱?”

    韦氏说道:“你爹不是故意的,就是气上了头,一时没管住自己的手。再说了,你爹要是不好,咱们俩也好不了。”

    余夏儿反问:“我咋就好不了了?”

    韦氏说道:“你都到了说亲的时候了,别人要是看你爹老生病,肯定不会要你。”

    余夏儿呵了一声:“说得好像他生龙活虎的,就有人敢要我似的。”

    韦氏:……

    司昭:……

    余夏儿从驴车上跳了下去,“你们在这等着,医馆里有熟人,最好别让看着了。”

    韦氏连忙又喊了一声:“大丫,你爹的药。”

    余夏儿:“药个屁,我没揍他都是因为我太过温柔了。”

    韦氏:……

    司昭:……

    不知为什么,司昭好想笑,忍得特别辛苦。

    韦氏神情恹恹地,默默地往嘴里头塞了一颗药,苦得她直打嘚嘚,脸就跟抽了筋似的。

    司昭:……

    他大娘是不是脑袋被打出问题来了,所以才连水都不喝,就这么生嚼着苦渗渗的药。

    明明黑丫头说了,和着水咽下去,比直接喝汤药好受。

    “余大娘,你这药会不会吃得有点多?”司昭忍不住问了一句,记得早上出门的时候,大娘好像吃过来着。

    “没事,这药有不少,吃不完的。”韦氏很是淡定,心里头则在想着,反正女鹅钱多,吃完了再买。

    要不是怕吃多了流鼻血,她都想一顿全吃完的。

    说不准吃完了,身体就好了,就能生儿子了。

    司昭无语。

    余夏儿从医馆后头翻墙进去,偷听李老与李燕的对话,果然就听到李燕在问徐问脸的事情。

    可惜她来得晚了,只听到一点点。

    余夏儿猜测,大概是李燕不死心,吵着闹着要李老想法子。李老脾气那么好的一个人,听着都有些不耐烦,可见被李燕缠得烦了。

    其实法子是有的,只是余夏儿不打算交出去。

    余夏儿承认前世是自己不对,明知道人家是相爱的一对,非要不识趣插在二人之间,做出令人厌恶的棒打鸳鸯之事,自己也没落到半点好处。

    至于后半生颠沛流离,则与他们二人无关,是她自己想不开,对自己的惩罚。

    直到临死前,才后悔。

    为了这么个心里没自己的玩意,愣是蹉跎了自己大半辈子。

    今生她决定退出,成全他们,但药方是她找来的,就必须是她的东西,坚决不让李燕占便宜。

    前世她虽掐尖好强,但自认为是个好人,可李燕在她看来,却不是什么好东西。

    余夏儿难以理解,就这么个玩意是怎么成为徐问心头的白月光,都嫁给了别人还不死心,为之守身如玉,惦记了一辈子。

    看着李燕离开,余夏儿有些可惜看不到李燕的表情,其实很想看到李燕沮丧的样子。

    “来都来了,不进来瞅瞅?”刚转身想要离开,就听到屋里头传来声音。

    余夏儿以为不是说她,继续抬脚。

    “臭丫头,年纪轻轻,耳背了不成?”伴随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