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悍媳

第四十五章 大黑驴(1/2)



    “救命啊!”

    余夏儿:……

    说好的男子汉大丈夫不怕死,人鬼了鸟朝天呢?

    切,怕是都没鸟吧?

    余夏儿吐槽着,整个人也是有点犯僵,机械地抬起头去看。

    就看到天空中一道白影在飘着,随着歌声不断在舞动,那身影偶尔还扭曲得特别厉害,根本就不像个人。

    刚开始的时候余夏儿也被吓到了,心想这世上还真有阿飘啊,原来阿飘长得这般扭曲。

    可盯着看的时间长了,就发现不对劲。

    余夏儿低下头四下找了找,看到摆放整齐的木材,伸手就抽出来一块,朝那正在舞动着的阿飘甩去。

    啪!

    阿飘被打中掉了下来,又‘砰’地一声被木材压住。

    余夏儿走过去掀了木材,将阿飘捡起来看了看,随手就丢给抱成一团,在那瑟瑟发抖着,还有可能已经尿了的二人。

    脚一蹬,顺着墙头就跳了出去。

    墙外蹲坐了个人,手里抓着根黑杆子,正抬脑袋瞅着杆尾发呆。

    今夜月黑风高凌乱,正适合吓唬人,听到院子里的人在尖叫,他心头正得意着,都要控制不住发出怪异的‘桀桀’笑声了,刚还挂在杆上的布偶就不见了。

    感觉是有什么东西飞过,然后布偶就不见了。

    怎么肥事?那人不知想到什么,背后一股寒意生起。

    这在这时,他后脑勺被什么碰了一下。

    戳戳,再戳戳!

    余夏儿站在那人的背后,面无表情地伸出手指,戳戳那人的脑袋,又伸手戳戳。

    见那人不动,浑身僵直,忽然就心血来潮,压低声音,嘶哑地喊道:“我死得好惨啊,眼睛被挖了,耳朵被割了,心肝被挖了,肠子都流了出来……”

    扑通!

    那人倒了下去,被吓晕了。

    余夏儿:……

    胆小成这个样子,还好意思在这里装鬼!

    不过装鬼的人是解决了,歌声却没有解决,余夏儿还好奇得很,将人拎住就要顺墙头跳回去。

    一转身,脚就被绊了一下。

    本来只是绊一下,余夏儿并不会多在意,但偏生绊这一下,歌声就停住了,不得不让人怀疑。

    余夏儿将人丢一边去,蹲下去仔细看了看。

    发现墙边有个耗子洞,洞口那里插了根竹竿,竹竿还挺长的。

    顺着竹竿走过去,发现有个人在竹竿的那头一边卖弄骚姿一边唱,明明是男人的样子,却唱跳出了女子的妖娆。

    余夏儿:……

    果然男人骚起来就没有女人什么事了。

    “我的舌头不见了,你看到我的舌头了吗?”余夏儿把头发揪过来,往嘴里头一咬,猛地一下跳到那人跟前。

    在那人看来,就是突然出现的。

    那人吓得浑身一僵,停留在一高难动作那里好久都不动弹一下,仿佛石化了一般。

    余夏儿幽幽道:“那年冬天,我唱了一首歌,然后就睡着了,醒来以后舌头不见了,你看到我的舌头了吗?”

    那人两眼一翻,倒了下去,脸先着地。

    余夏儿面无表情,又是个胆小的。真想不明白,胆小成这样,怎么还敢来装鬼吓人。

    一把将头发甩回后头去,把人拎上,回到墙角的时候,又把另一个也拎着,然后顺着墙头跳了回去。

    将人放下以后,又跳出去,把杆子与竹子这两个作案工具也一并拿了回去。

    “所以讲,真阿飘没有,只有装阿飘吓人的?”司昭怀里抱了个人形布偶,死死瞪着昏迷不醒的二人。

    他娘的,差点给吓尿了去。

    金胖子使劲抹了几把汗,真是佩服得没话说,感觉就是给他十个胆,也不敢去查看的。

    讲真要不是今天没喝水,又事先撒过一泡尿,他怕是早尿裤子了。不过话说回来,他好像……确实吓尿了,不过幸好尿不多,不太看得出来。

    余夏儿也不知是失望,还是松了一口气,想来阿飘这种东西,就算真的存在,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碰见的。

    张四财则气得要死,他已经被吓得好多天晚上没睡觉,快成了神经质,甚至都在考虑着,要不然就不干这一行了。

    结果是有人在装鬼吓人!

    拿了绳子将二人捆了起来,然后拎来两桶冷水,朝二人泼去。

    二人刚醒,就听张四财说报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