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悍媳

第四章 我可是很温和的人(1/2)



    “你们想啥呢,我可是一个相当温和,又讲道理的人,轻易不会动手的,怎么可能会拿刀砍人。”余夏儿一脸无语地看着他们。

    老余家人更加的无语,看着她的眼神仍旧充满防备。

    余夏儿也懒得跟他们解释,日后在一块相处得久了,他们就会知道她是多么温和讲道理的人。

    虽说她讲道理之前,通常喜欢先把人揍一顿,可人性不都是挺贱的么,非得打上一顿才会老实听你讲道理。

    又掂量了一下柴刀,朝门外走出去。

    老余家人见她出了门,好不容易松下一口气,又见她转身走了回来,不由得心头一紧,这死丫头又想做什么。

    “我不太认识路,你们谁有空的,跟我走一趟呗。”余夏儿一脸温和的笑容。

    “还愣着干啥,你自个生的赔钱货,赶紧给带路去。”余婆子立马冲韦氏吼道,三角眼阴森森的。

    韦氏缩了缩脖子,跟只耗子似的往门口窜。

    余夏儿看了眼韦氏,前世她只知道韦氏是自己的娘亲,心底下也并没有多亲,自然也没太去了解。

    如今看着,这韦氏貌似有点意思。

    “大丫,你要上哪去?”韦氏想到女儿刚一脚轻易就碾碎了一根榆木棍子,就不自觉缩了缩脖子。

    尽管这女儿是她生的,可也才养到了三岁,之后连见上一面都不容易,因此感到很是陌生。

    再且以前女儿好像不这样的,现在好凶。

    “上山。”

    余夏儿视线落在不远处的大山,这山脉连绵不绝,大多数都是黑土山,植物长得十分茂盛。不过多数的山陡峭得很,不是很好攀爬,想必进山的人不会多。

    何止是不多,听到余夏儿要进山,韦氏脸色都变了。

    “大丫,这山里头野兽极多,都没人敢去的,咱还是不要去了吧。”韦氏伸手拽住余夏儿的袖子,试图将人拉住。

    余夏儿看了一眼她的手,脚步没停继续走,顺便拖着韦氏一块走。

    韦氏觉得自己可能太轻了些,整个人都吊在余夏儿的袖子上,也没能把余夏儿的脚步拽慢一些,反倒自己脚上的草鞋蹭坏了,再这么蹭下去怕是脚底都得露出来。

    “大丫,这山上真有野兽,咱不去行不?娘这是担心你啊,怕你被野兽……”韦氏苦哈着一张脸,好想调头就回去。

    可又放不下心来,她再跟女儿不亲,女儿也是她亲生的,还是她目前唯一的孩子。

    怕是这辈子,就只有这一个孩子了。

    韦氏心头再是害怕,也没法子看着自个家孩子去死,只得苦着脸一个劲地劝着。

    不劝能咋地?又拽不动。

    真想问问这孩子在徐家吃啥长大的,为啥力气这么大,感觉十个她也拽不住,比牛的力气还大。

    余夏儿还真不怕野兽,凭着她的本事,真遇着了就是一盘菜。

    “哟,韦娘子,你这是在干啥呢?”挎着菜篮子刚从自家地里回来的隔壁赵氏夸张地喊了一声,眼珠子滴流转,打量着被韦氏扯着袖子的小姑娘。

    小姑娘长得有点黑,大概十三岁那样,看着与韦氏有几分相似。

    “我说韦娘子,这不会是你家那个想要谋杀亲夫的恶毒闺女吧?”赵氏一脸震惊地说道。

    说完仿佛吓到了一般,连忙捂住自己的嘴,眨眼功夫又松开口,轻轻拍了自己嘴巴一下,装作很是尴尬的样子。

    “你看我这张嘴,总是没个把门,你们可千万别放在心上啊。这些话也不是我一人说的,是外头传着的,我就一时间太惊讶了,不小心说了出来而已。”赵氏说着又打了自己嘴巴一下,看向余夏儿的眼神却无丝毫愧疚,反倒是幸灾乐祸,以及鄙夷不屑。

    韦氏面色难看,虽说自家闺女做得不对,可也没有外人传得这么厉害。

    说什么谋杀亲夫,也太过份了些。

    韦氏张了张口,想替自家闺女解释一下,就听到赵氏高喊了起来。

    “大伙快来看啊,余家大丫回来了。”赵氏的嗓门大,嗷这一嗓子,几乎半条村子的人都听见了。

    此时母女二人还在村边上,并没有出村去,才不过半会就被村人围了起来。

    一个个对着母女二人指指点点,又或者说是对着余夏儿。余夏儿在三岁的时候就被送到了枇杷村去,村里人很少会见到她,因此都不太能将她认出来。

    此时看到真人,一个个就议论嘀咕了起来。

    “这就是余大丫啊,听说是个狠的,连自个相公都要杀死。”

    “听说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