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悍媳

第二章 清理门户(1/2)



    说到底是她欠徐问,欠徐家的,等治好了徐问的脸,就等于是还清了。

    余夏儿将包袱甩挂到肩上,转身便要走,没走几步就让一群人给围堵住了,一个个对着她指指点点,脸色很不好友,不自觉地就又停住了脚。

    站在前面的是李燕,哭得梨花带雨的,又是十五岁花儿一般的年龄,看着确实很是好看。

    至少比起她来,要好看一些。

    “徐哥哥,你怎么样,还好吗?”李燕很是担忧地地看着徐问,转头看向余夏儿时,却充满了愤怒,“大丫妹妹,我知道你不高兴,误会我与徐哥哥,可你为什么要那么狠心,伤了徐哥哥的脸。要知道徐哥哥不仅是徐家的希望,还是我们大岭村的希望,如今却……却硬生生让你毁了。”

    “看到徐哥哥这个样子,你是不是就开心了?你的心肠怎能如此恶毒,亏得徐伯母对你如此好,徐哥哥也待你不薄。”

    李燕一边说着,一边掉眼泪,看向徐问的眼神,无比的心疼。

    村民们听到李燕这般说,也不自觉议论了起来,对余夏儿指指点点的。

    李燕见余夏儿背着包袱,心生疑惑,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又惊叫了一声。

    “大丫妹妹,你不会是看徐哥哥伤了脸,坏了前程,所以要抛弃徐哥哥吧?你,你怎么……”李燕的惊呼声很大,又担忧地看着徐问,似乎怕他难过。

    余夏儿木脸看着李燕,这个姑娘自称与徐问很是相配,连喜欢的东西也很一样,却在徐问喊她夏儿的时候,始终喊她大丫,说是喊大丫比较亲切一些。

    亲切个屁!

    余夏儿翻了个白眼,张口欲要解释点什么,想了下又转眼去看徐问。

    是不是抛弃,让徐问来解释会好点。

    然而徐问半点要替她解释的意思都没有,反倒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眼神很是冷漠无情。

    余夏儿心头一抽,想了想,又背着包袱转身,“你说得对,他都这么惨了,我不能离开他,要留下来与他同甘共苦才是。”说着就要转身回去。

    徐问:……

    这恶毒的女人还要不要脸了?不肯走,是嫌害他还不够吗?

    又听李燕说道:“太好了,大丫妹妹果然是喜欢徐哥哥的,不管徐哥哥变成什么样子,哪怕伤了脸不能参考了,是不是?”

    本有着一瞬间迟疑的徐问,听到李燕这么一说,立马就想起自己受伤的脸,顿时心头怒火攀升,伸手就推了余夏儿一把。

    瞪着余夏儿,狠狠说道:“你快点给我滚,像你这种恶毒,又爱慕虚荣的女子,我一点都不想看见你。”

    余夏儿一时不察,被推得往后退了几步,不知谁伸脚绊了她一下,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你……”余夏儿张口欲言,见徐问从怀里掏出来的东西,立马就闭上了嘴。

    徐问手上拿着的是两张红色庚帖,是二人的婚书,本来其中一个应该是在余家人手里的,被徐家用十斤黑面要了过去。

    拿出庚帖时徐问还是有些犹豫的,但见余夏儿盯着庚帖的样子,心头生起深深的报复之心。

    于是便当着余夏儿的面,将两张庚帖一点点撕碎,然后狠狠一把朝余夏儿脸上丢去。

    “庚帖我已经撕了,婚事作罢,往后你我再无半点关系。”徐问恨恨地说道。

    “……”余夏儿。

    李燕呆了呆,眼底下闪过一丝慌乱,不知想到什么,很快又淡定下来。

    众人看到,也是讶然,不过想了想,又觉得应该如此。

    本来徐问可以前程似锦的,却毁在一个童养媳手上。只是将人放走而不是打死,已经算得上是很不错了。

    啪!

    忽然不知谁起的头,朝余夏儿扔了一把烂菜叶,紧接着就乱了起来。

    “砸她,个扫把星。”

    “害人精。”

    “对,砸她,把咱们村害惨了。”

    ……

    丢烂菜叶,甚至是丢牛粪都还好,竟还有丢石头的。

    这分明是想要她的命啊!

    饶是余夏儿也无法淡定,怕再留下来会被砸死,连忙从人群里挤出去,撒丫子跑得飞快。

    已经跑了的余夏儿可不知道,在她走了以后,李燕又含泪对徐问说道:“徐哥哥你不要伤心,大丫妹妹她只是年纪小被吓到了,不是故意抛下还受着伤的你不管的。”

    这不说还好,一提到这个,徐问整个人又阴沉了不少。

    特别是看到余夏儿跑得飞快,头也不回地离开,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