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恩仇引

第一九五章 凌成斋中恨红尘(1/3)

一秒记住【37中文 www.37wxw.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说起江湖上的势力,九殿或许不是最强的一个,却定然是最奇特的那个。

    他们做着“拿人钱财,替人买命”的营生,向来行踪诡秘,少与人往来。是以,江湖上皆知九殿之名,却又都知之不深。

    不知甚么时候起,江湖上逐渐有了“张遂光是九殿大师傅”的传言。七年前,有好事者借机面询,张遂光竟亲承此事。至于再有问,何时入的九殿?如何入得九殿?在大师傅中排行第几?

    他却只回一句,“殿规不允,恕难相告。”

    虽是杀手堂,九殿却并非滥杀,自谓五不杀:不杀皇亲、不杀清官、不杀德高、不杀孕妇、不杀婴孩。多年来,其能为江湖所容,便是一直守着江湖的规矩,未曾做过甚么出格的事。

    九殿设有四堂,分别是:鬼府、幽冥、地狱、囚魂。

    囚魂堂接洽雇主,地狱堂寻人跟踪,杀人的事则向来由幽冥、鬼府的人来做。是以,九殿高手,尽在幽冥、鬼府之中,此前的八位大师傅亦皆出自此二堂。

    坪上原一战,久无情、屈不叫、断离忧伤重而死,空出了三个大师傅的位置,自然得有人顶上。张遂光让菩提心带来了幽冥、鬼府中最厉害的八个杀手,便是要择其优者委以大师傅之职。

    此时,这八人悄然而立,皆一身黑衣劲装,以鬼面遮脸,形容难辨。然,细看之下,仍可看出其间一人乃是女子之身。

    “殿主,八人已带到。”菩提心行上前两步,身形微躬,轻声言道。

    张遂光背对着九人坐在石凳上,一手抓着钓竿,一手按着地上已开口的酒坛,并未答话,似乎不曾听到身后的声音。

    菩提心早也见怪不怪,领着八人安静候在一旁,再未发出半点声响。

    凌成斋里面有个很不小的荷塘,里面原本就有些野鱼。张遂光在此落脚后,分舵的管事又背着他,命人从市集买了数千斤爱咬钩的鱼种投了进去,供他钓乐。

    自端王府回来后,张遂光便整日喝酒、钓鱼,悠闲得很,倒似隔绝了天人,甚么也不过问。

    水面浮漂抖了抖,看来又有鱼咬钩了。

    “哎哟,劲力可真不小呢!”用力扯了扯,感觉水下一股劲力在反拉,张遂光眼冒金光,不时回头大叫着,“菩提心,我在此下钩五日,小鱼少说也钓了两三百条,大鱼却一条也没钓到过。没想到你一来,便有这么个大家伙上钩!呵呵,一会儿正事办完了,我请你喝酒!”

    话才说完,他又怔了怔,颓然道:“我总记不住,你是不喝酒的。唉,菩提心,你好生没趣!”

    “啪”的一声传来,乃是大鱼狠命挣脱,趁他摇头说话的空档儿挣断了钓竿。望着半截儿正被拖向荷池中央的浮竿,菩提心麻脸一突,心里暗骂道,“贼鱼儿,可莫害了我!”

    张遂光却浑不在意,摸起身边的酒坛,咕噜咕噜急灌了几口,乃狂笑道:“上了钩的鱼,管你块头多大、劲力多强,便是已挣脱了钓竿,我也绝不可能放你就此离去。”

    “去”字才落下,他便一跃而起,几个翻身跳到荷池中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浮在水面的半截钓竿。一扯一挥间,一尾四尺余长的鲟鳇鱼已被他丢到了岸上。

    “嚯,这家伙倒真不小啊!”鳇鱼才着地,张遂光便落脚在了它身边,再转头谓菩提心道,“叫厨子拿去做菜罢,今日府上便吃全鱼宴。”

    菩提心躬身应了句“是”,乃退到了一边,朝院外吹了个口哨。哨音落下,院门处便行来两个汉子,拿着大网将这尾大鳇鱼兜住,合力抬了下去。

    “嘭!”八人中的一人,毫无预兆地挨了张遂光一掌。同列七人中,有两人本能地退后了一步,手上皆蓄上了力。

    张遂光脸色一喜,伸出舌头舔(*)净唇边酒渍,突然向他们猛攻过去。

    ... ...

    巡过盲山盐场和阜州盐场后,梅思源便回了锦州。颌王意外殒身天门城,安咸郡内人心不稳,上至三司衙门的各阶官员,下至市井乡里的平头百姓,皆以为大华与沙陀大战在即,不免忧心忡忡。

    他是安咸首官,必须回到锦州坐镇,安定各方。

    趁着午间休憩,百里思硬拉着他到花园,冒着烈日散着步。

    “源哥,颌王殿下的事,你也想开着些罢。我虽不理政事,亦已能察觉近来局势愈来愈紧张了,如今郡内上下可都望着你这个从一品的盐政司呢。”百里思拉着梅思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