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恩仇引

第一九四章 忧喜传来两重天(1/2)

一秒记住【37中文 www.37wxw.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出招剑走浪,影形人走灵。

    “贯去如流星!”

    ... ...

    “侧来不见影!”

    ... ...

    “随风叶如坠!”

    ... ...

    “不见浪里旋!”

    何似人御剑,却像剑驭人。

    院落中白影去来无迹,冷光随行,“咻咻咻... ...嗡嗡嗡”的剑鸣之音连绵不绝。一个长须中年目不转睛看着院中练剑的青年男子,目光中的钦佩不露而露。

    “安北,你也看了几个月了。怎样?我这擒龙剑法相较摘星剑法,还差些甚么?”安如庆收了剑,缓缓入鞘,笑着问一旁的中年男子道。

    黑衣中年眨了眨眼,抬起头似乎在尽力想着什么,好半晌才回道:“二爷,你这剑法太过精妙,安北实在不能尽悟。若要我评,只能说差了些厚重,多了些灵动。实战相敌,胜负难料。”

    “呵呵,安北,你现在是越来越会说话了。灵动有余,厚重不足是真,胜负难料却是假。擒龙怎么比得过摘星?”安如庆向院中的凉亭行去,一边转头谓安北道。

    二人在石桌旁坐下,安如庆在备好的铜盘里净好了手,乃问道:“你来得这么早,可是南边传来了甚么消息?”

    “顶了天的大消息!”安北有些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站了起来,低声道,“前几日,厥国皇帝端木澜,竟被一个大华老道士杀了!”

    ... ...

    “甚么?你...你再说一遍!”端王几乎是跳起来问的。

    尚书令柳是如躬下身,压抑着心中的激动,强作镇定道:“楚南将军欧禄海送来急报,月中,鄞阳皇城行了国葬,端木澜突然暴毙,太子端木玉已登基即位。”

    “好!好!”端王磋磨着双掌,脸上形容松了又紧,紧了又松,“端木玉刚即帝位,必定先稳固根基,短时内绝不会用兵了,大华总算...总算得了个喘息之机。”他重重舒了一口气,缓缓闭上眼,又轻声叹道,“青玄,总算你不负我大华夏氏!”

    “老王爷,臣还有一事要奏。”见端王未再言语,柳是如又报道。

    “甚么事?”端王挑眉问道。他有预感,柳是如要奏的绝不是甚么好事。

    柳是如吞了吞口水,轻声回道:“承灿世子,引着庇南哨所和白衣军的人,屠戮了厥国北邺城二十万人。”他回这话时,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一个十八岁的少年,怎有那么大胆量干出这般狠绝之事?”

    “承灿屠了北邺城?”端王才坐了下去,这会儿又惊了起来,眼中竟是不可思议之色。“嘭!”他重重一掌打在案桌上,大怒道,“混账东西!坏国大事!”

    北邺城和厥国其他任何城池都不一样,这里是外埠,其间的二十几万人中,倒有近两成是沙陀、冼马、大华、雪国来此做买卖的商贾。

    沙陀、冼马及雪国虽与大华并不友善,却也不至于到非颠覆对方不可的地步,总还有回旋的余地,与厥国全然不同。

    先前,沙陀的二十万东征大军都已攻到了宿州,大华却只将其驱赶出境,并未集结大军全面开战,便是不想与其结成了死敌。大华的国力远不如前,实在支撑不了其四面树敌。

    只有厥国,各代君主皆苦心孤诣,毕生之志都是引兵杀向北方,夺回失去的故土。是以,大华真正的宿敌只有一个,那便是厥国。

    夏氏、端木氏皆知,两国之间必有一场决战,这是两姓人的宿命。

    夏承灿屠戮北邺城,除了厥人,亦有其他几国的人。倘使沙陀、冼马、雪国因此事铁了心要与厥国结盟,大华对付厥国已是费尽心力仍无必胜之算,遑论以一敌四?

    “老王爷,贽王殿下被厥国伏击而薨乃是不争之实,承灿世子丧父心伤之下,行事难免有些偏激,还望宽宥处置!”柳是如跪伏在地,为夏承灿求情。

    “唉!”端王痛心疾首叹息一声,乃道,“此事倒不急于一时,待皇上龙体痊愈了,让皇上亲自决断罢。唉,承灿...”几位亲王世子中,他素来最看重的便是夏承灿,知他犯此大错,实在既痛且惜。

    ... ...

    “你听说了么?前些天,咱们大华一个白发老道,一人一剑杀到了厥国鄞阳皇城中,把他们的皇帝端木澜杀了!”茶肆中,一个行商打扮的中年男子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