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恩仇引

第一八九章 忽如一夜冬寒至(八)(1/2)

一秒记住【37中文 www.37wxw.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世人以为不定气数有三,曰:势、运、命。

    势为气之趋也,积势则为运,久运则成命,又曰“命由天定”。

    梦之难解,犹如气之不可捉摸。势顺时梦尽美,势阻则梦皆恶,两者总有着万缕千丝、言语难述的关联。是以,常有人言:“梦为势之所使,势乃梦之所恃。”

    听了夏承漪的话,梅远尘不由得想起昨夜的那个梦,一时竟有些恍惚、不安起来,轻声问道:“漪漪,你说一早起来,四只鸱尾玄风全部死了么?”他清楚记得,梦里的极乐雏鸟吐出肚中的鱼食后,很快变成了鸱尾玄风的模样。

    “这几月,玄凤已学了不少人言,每日天一亮,便在院里叫着。今早我等了许久也没听到玄凤的声音,本以为它们是前夜嬉闹得累了罢,没想到不多久便听见紫藤‘哇哇’地哭起来。我起来一看,笼中四只玄凤竟...竟早已僵直了。”夏承漪趴在梅远尘肩上,断断续续说着,泪已浸透了他衣领处好大一片。

    梅远尘沉着心思听她说完,这时乃道:“漪漪,现已至大暑节气,夜里热浪如蒸,想是鸱尾玄风一身绒羽过于稠密,经不得这暑气罢。事已至此,你也莫要太难过了,好么?”他嘴里虽这么说着,心中却半点也不平静,尤其想起昨夜的梦和颐王的死讯,不禁想着:“是有甚么要发生了么?我怎这般心绪不宁?”

    夏承漪不知良人心中所想,只觉在自己心伤难过之时,有他在身边陪着,瞬间便觉苦楚少却了一半。听了梅远尘这算不得安慰的安慰,她嘤嘤答着:“嗯,我...我还能有甚么法子!远尘哥哥,好在有你陪着我,我...有你在府上的这些日子,我实在快活的紧。等我们成亲了,你便一直守着我、护着我、陪着我、宠着我,好不好?”说完这话,她抬起头看着梅远尘,眸明如泓,酡飞双颊,气质若兰,唇角轻轻颤翕着,实在是说不出的娇媚动人。

    梅远尘本忧心梦中恶事,然,此刻眼中尽是夏承漪的少女灵动之美,一时甚么也忘了干净。

    二人情愫本深,近来又朝夕相伴,互为形影,梅远尘耳畔听着佳人温存婉柔之语,双眼看着佳人清水芙蓉之貌,顿觉心神一荡,灵魂中泛起一种水乳(*)交融之感。

    四目相对,两心相激,虽无只字片语,却胜千金一诺。

    “漪漪,我...我...你生得真美,我心中喜欢你...喜欢的很哩!”不知不觉间,梅远尘已伸手捧起了佳人的粉脸,额首相抵,以面相贴,鼻翼还微微厮磨着,柔声赞道。

    良人软语如蜜,气息如火,夏承漪乃是未经人事的处子之身,哪里受得住这般撩拨,此时早已神情迷离,半趴在梅远尘怀中,俨然一副予取予求的模样。

    “远尘哥哥...你喜欢我,我也开心的很呀!漪漪心里也就只有你一个!等父王回来了,就会给我们办婚仪,成亲了,漪漪便是你的人了。”夏承漪半眯着眼,梦呓般呢喃着。

    所谓美色,形体为惑,姿容为诱,耳语为引,梅远尘与夏承漪才相对半刻,已觉体内阳气陡增,脑中一股邪念愈来愈盛。深吸一口气,口鼻中尽是少女淡淡的馨香,他再也按捺不住,臂腕一紧,把佳人搂在了怀中。

    梅远尘闭上眼,双唇顺着热气探索,很快便寻到了一处温软所在,轻轻覆了上去。

    四唇相侵,忘我相缠。

    情随灵变,欲由情动,情欲之满莫过于此。

    “远尘哥哥,我们...我们还未拜堂成亲...”良人双手四下摸索,夏承漪哪里不知道他想做甚么?“嘤咛”一声,娇嗔道。

    二人虽有婚约,却毕竟未行婚仪,夏承漪虽已迷迷糊糊,如坠梦境,却还是觉得有些不妥,轻轻推了推梅远尘,无力地阻扰着他在自己身上肆意的双手。

    “漪漪...漪漪...”

    除了佳人的名儿,梅远尘的嘴里,再说不出一句话来。感受着怀中人儿同样情炽如荼,他手上一使劲,突然将夏承漪横抱起,快步朝房内行去。

    ... ...

    端王觉得凉,觉得冷,凉到了发丝,冷到了背脊。不错,暑气最盛之时,他犹感到刺骨的凉意。

    大华三王,一月尽殁。

    夏牧仁、夏牧朝、夏牧阳三人既是永华帝最宠爱的皇子,亦是大华国最重要的三位朝臣。“他们接连被害,绝非偶然。倪居正的人还未曾回来,尚不能断定三王之死和赟王有何干系。今年是旱年,南方数郡皆报谷物欠收,可莫要生出甚么祸端才好。现下虏华整日昏沉,也理不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