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恩仇引

第一八六章 忽如一夜冬寒至(五)(1/2)

一秒记住【37中文 www.37wxw.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牧仁...牧仁...”永华帝躺在床榻上,张开干裂的嘴,轻轻唤着。

    倪居正躬身伺立在一旁,听得这唤声,忍不住拂袖抹泪,“皇上,老臣...老臣哪里敢说啊!”夏牧阳是永华帝最心喜的皇子,若听了这噩耗,保不准要生出甚么祸事来。是以,这几日永华帝虽清醒过十几次,倪居正却一直瞒着他贽王薨逝的消息。

    “牧仁...牧仁...”

    “老王爷,颐王殿下的灵柩刚刚进了府!”内事大太监娄高宇行上来报道。端王早有对他下令,一旦夏牧仁的灵柩进了府门就来报知他。

    端王从座上起身,柱杖行了出来,叹道:“唉,去罢,送牧仁最后一程!”

    “王爷...王爷!”一个小太监急匆匆跑过来,一路跑一路叫,刚进了御书房便跪拜在地,重重呼着气。

    “没用的东西,成个甚么样!有事便说!”端王心情本就不好,见小太监一路高声呼叫,这会儿却喘气出不得声,不由地生出了一股恶烦之感,乃以杖击地斥道。

    小太监双手撑地抬了抬头,又忙低下,手脚微微抖着,颤声道:“奴才失态!奴才失态!”

    “到底甚么事?快报给王爷听!”内事房的老少太监皆是归娄高宇管着,见小太监有些慌了神,当即出声提示。

    “王爷,安咸郡那边来人了,是个锦州驻地军营的百夫,他说...说是奉命来都城报丧。”小太监吞了吞口水,摄了摄心神,乃低声报道。

    报丧?为甚么又是报丧?端王瞬时只觉头痛欲裂。这些天,接踵而来的噩耗令他既痛且忧,这种苦楚煎熬竟甚于当年自己遇刺身残,远离皇位之时。

    而现下,他却不及去哀、去痛、去伤、去忧,更多的是惊与疑!

    阴谋,这乃是一个巨大的阴谋!

    大华最重要的三位皇子半个月内接连被害,这是一个天大的阴谋!

    “贼人想灭我大华!”端王只觉背脊一凉,却突然清醒,“贼人想灭我大华!”

    “牧朝...”端王闭上眼,黄白胡子轻轻颤着,哀叹道,“先去颐王府,送牧仁最后一程!”

    ... ...

    夏牧炎很兴奋,这些日子发生的事令他很兴奋。想着多年的绸缪、多年的隐忍,如今自己离那至尊之位只差一步,他真的很兴奋。

    赟王府虽然被围了起来,自己一家也皆被软禁,足不得出户,他却一点也不担心,“如今二王已殁,颌王也十有八九活不成了,这如何不是天大的好事!便是父皇知道他三人的死是我在暗中使计,那又能如何?眼下他可就剩我这一个嫡亲皇子了,呵呵,难不成还要传位给承焕、承炫?哼,便是父皇敢传,他们敢接么?他们接得下么!”

    “哈哈...王爷,我刚接到了一个好消息!”何复开笑呵呵行来,脚步轻盈,如有生风。

    “哦,让我猜一猜。”夏牧炎从石凳上回过身,笑道,“是不是安咸来了消息?若赵乾明不耽搁,这会儿也该传来消息了。”

    何复开愣了一愣,笑道:“原来,王爷已经猜到了。赵乾明的人刚刚来报,事情已经成了,他已引兵归降沙陀,希望王爷能遵守承诺。”何复开原以为自己足够了解夏牧炎,然,近来却发现,他所知的不过是冰山一角。

    夏牧炎甚么时候和赵乾明搭上了线?他不知道。

    他二人间有甚么协议?他更不知道。

    他不知夏牧炎先前竟隐藏了这么许多力量,他几乎不敢想象现下的一切竟是真的:半月间,三王皆因其计而殁。

    “王爷,你竟藏得这么深!我一直跟在身边,竟半点亦不知情...”何复开不可思议想着,“希望往后,你还能念着我这些年的好。”

    “赵乾明算不得多聪明,手上又握着五万大军,这种人自然是最好用的棋子。”夏牧炎从石凳起身,笑谓何复开道,“你一会儿回他,本王应允之事自然算数,让他安心在沙陀待着。待本王登基,自会找个由头招他回来,那时,他便是大华第五个异姓王!”

    这便是二人的协议:赵乾明杀了夏牧朝助夏牧炎扫清登基障碍,而夏牧炎一旦登基,则设法将赵乾明招回大华,封为异姓王,封地便是他的老巢驻北郡。

    现如今,赵乾明所允之事已经办成,他也率军降了沙陀,躲到他国保命去了。

    “是,王爷!我这便去办!”何复开躬身执手道。说着,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