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恩仇引

第一八二章 忽如一夜冬寒至(一)(1/2)

一秒记住【37中文 www.37wxw.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生而为人,有三难为:难舍情爱、难弃恩仇、难破生死。

    困情爱而惑,囿恩仇而昧,执生死而惧;谁不曾惑?谁无昧时?谁能不惧?

    情爱之惑有其始终,恩仇之昧不能遍及,虽亦难为却有其限。而“身亡从无”之惧却源出智生,往往到死都难得解脱,可谓三难为之至难为。

    常言:无知者无畏。人知其害,则畏其害。智生而惧生,不得大智慧难破生死劫。道家求长生,便是以大智慧求不死之术,欲跳出轮回“有生无死”。释家修禅心,求脱“死苦”,何尝不是以大智慧“视死如归”?

    然,青玄悟道甲子年尚未得长生之道,遑论芸芸凡夫?

    生前锦绣似春梦,身死梦醒尽化无。钱财名利带不走,二尺棺椁伴尔眠。

    颐王府上往来仆从、护卫皆头裹白布,廊前、檐下遍挂白灯笼,正在为夏牧仁筹备丧事。灵柩虽还未回,报丧贴却已到了两日,管家接了礼部的文书,早已安排忙开了去。六月中天气燥热,尸身易腐,一旦灵柩到了府上,当日便要下葬的,是以治丧诸务需当先行备妥。

    灵堂设在正厅之上,夏牧仁三子披麻戴孝,跪在灵位前,竟无一人哭。

    夏承焕跪在正中,双眼布满血丝,紧咬着牙关,颤声言道:“父王,我与承炬、承烨必定穷尽一切为你报仇!赟王府、盐帮、九殿必将满门灭尽,鸡犬不留!夏牧炎、张遂光一定会被乱刀分尸,死无葬身之地!愿你在天之灵,能得安息!”

    “父王,承炬(承烨)立誓,必助兄长除尽仇人,此生不死不休!愿你在天之灵,能得安息!”

    三兄弟刚行完磕首礼,便听厅堂外响起一阵脚步声,乃是管家匆匆行了过来。

    “世子,端老王爷到了!”管家行到夏承焕身后,附耳报道。他是下人,灵堂之上本是说不得话的。然,事宜从权,总不能让端王在外候着。

    夏承焕正要起身去迎,却见端王已头裹白布行到了厅外。

    “端皇叔祖,使不得!”夏承焕忙行出灵堂,过去阻住他。

    大华礼仪繁复,亲王乃一等皇亲,治丧是有明文条例的。礼仪中的报丧、入殓、守铺、搁棺、居丧、吊唁、出殡、落葬、居丧皆有定制,各府各家向来都是依制而行的,鲜有背制违例者。

    端王是夏牧仁长辈,又身兼摄政王之职,依礼只能在吊唁之时来灵堂。而现下,显然还未到时候。

    “还理会甚么礼制?”端王左手执杖,沉声斥道。他既是夏承焕叔祖(皇权至上,皇子叫皇帝的兄弟都叫皇叔),又是华子监的夫子,被他一斥也就老实退到了一边,再不敢多言语。

    点上一根香,插到香炉上,端王竟又行了躬礼,乃哀声叹道:“牧仁,你有心事未成,怎愿就去?可痛煞了我!”言至此,两行老泪落了下来,“若天垂帘,我何惜以吾子之命换尔重生!大华无仁王,朝政何其难也!”

    老端王神情肃穆,颜真意切,绝无半分虚言假色,令三人不禁又痛又敬。

    “承焕,我此来一为给牧仁上柱香,二来是警醒你!”夏承焕过来扶,却听端王突然言道,“牧仁之事,绝非你想得那么简单,你莫要冲动行事,以免铸成大祸!”

    “还不简单?我早已查明去害我父王的是哪三拨人,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任由凶手逍遥活命,恕承焕办不到!”夏承焕自小敬畏端王,这是他头一次这般违逆。

    “这两日,你暗地里纠集了不少人。”端王沉声道,“你父王的事,自有我来处置,你在府上照顾好一家便可。我自然知晓牧仁的死与赟王有关,但此事还涉及其他势力,你若真杀了赟王,一来,仇未必便能报,二来,还要搭上你们几个的性命。你觉得值当么?你是个极聪明的人,莫逞这一时意气害人害己。”

    ... ...

    “世子,梅公子到了,正在偏厅候着!”小厮行过来通报。

    公羊颂我正描着画,听是自己这个义弟来了,脸上却并无喜意,把画笔放到一边,离座行了出去。

    梅远尘在颌王府上待了这么许久,有些无趣,夏承炫似乎也忙得很,他想着公羊颂我也一直清闲,便径直骑马来串门。

    “远尘,你倒来得早啊!”公羊颂我快步迈进了门来,轻笑道,“不陪着承漪郡主么?跑我这里做甚?”

    “你这里来客不多,我忧心你烦闷,过来陪你一陪!”梅远尘笑着回道。

    二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