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恩仇引

第一八〇章 我心向天剑向魔(三)(1/2)

一秒记住【37中文 www.37wxw.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心神从无,与鬼竞行。

    摄心、平气、凝神:意念化鬼,与鬼竞行,我即是鬼。

    揉身于风,莫空如我。

    心宁、气稳、神安:身轻揉风,莫空如我,我轻似空。

    阳爻八卦为前右,阴爻八卦为前左,乾为天,阳维行六;坤为地,左右支六...

    地煞遇奇则退洼,地煞逢偶则退盈,坎为水,阴阳镜生;离为火,双阳包阴...

    天罡临左,引退内斜;天罡据右,引退外侉...

    “九色花”余毒作祟,青玄一身气血淤塞,手脚渐麻。他只得一边行着“斗转斜步二十三”避开这十大高手的围攻,一边在体内行气逼毒,把毒血缓慢凝聚起来,再催引至食道。

    “贼人步法邪异,似乎暗含天罡地煞之变!”顾九命突然跳出战圈,大声吼道。这十人中,他武艺并不出挑,然,阴阳之学却造诣最高,交手不到一刻钟,已看出了“斗转斜步二十三”的一些门道,“诸位,切莫追他,大家收紧脚下,密集出招,不让他跳出战圈即可!”

    此间皆是高人,屡屡眼看杀招就要落在这老道身上,却突然没了他影踪,似乎如何也追他不到,实在诡异至极。听了顾九命之言,不及多想,皆施招碎步向前,缩小了包围,渐渐把青玄困在其间。

    “嗞!”谢天邀的一只判官笔划到了青玄的右小腿。自交手来,他是第一个伤到青玄的人。

    ... ...

    “梅大人,这...竟发生这等事,我们该如何办?此间你的官位最高,便请做主罢!”郭子沐一脸焦虑道。夏牧朝身殒安咸,他这个受了圣旨佑护亲王的驻地将军如何逃得了干系?想到此节,实在是又烦又急,早已没有了分寸。

    他做到今日这个位置何其艰难,不知付出了多少血汗,保不齐便因这个无心之失一切化作乌有。

    他如何能不急?如何能不烦?

    梅思源心神疲惫却不敢萎颓,强行收摄一腔悲意,沉声回道:“我这便写白事贴派人送往都城,你从驻地军营挑五百精锐,送颌王殿下棺椁东归故土!”

    “好,一切皆从梅大人安排!下官这就去办!”郭子沐应声道。他行出了四五步,又折身回到了梅思源左侧,神情颇有些忸怩。

    “郭将军放心,颌王殿下的死显然是赵乾明所为,与你无关,本官自会向皇上陈情。”梅思源虽心伤难抑,却还不至于失了断别之力,见郭子沐神色浮躁,乃发声安慰道。

    赵乾明既叛,郭子沐便是安咸品阶最高的武将,抵御沙陀之责还得由他担着。他若心思不定,安咸便无国门之防。

    “哎!好!下官谢过梅大人!谢过梅大人!”赵乾明脸色一喜,大声谢道。想起颌王才薨,自己脸露笑意实在有大不敬之嫌,急忙敛起笑容,快步退下。

    梅思源是文官,夏牧朝的安危非他之责,然,他却比安咸郡内任何一人都心伤难过。

    “我失明主又失友,一日竟逢两事哀!”

    ... ...

    “母亲!母亲!这是女儿做的板栗糕,你尝尝味道如何?”夏承漪从石桌上拿起一个梅形点心,送到了颌王妃嘴边。

    冉静茹笑着伸手接过,嗔骂道:“漪漪,你可好没良心!这糕点你也不知做了多少笼了,才想起给我这个娘亲吃!”

    夏承炫见母亲开口数落妹妹,心下大喜,急忙在一旁帮腔:“是了!是了!她给远尘做了一百笼,不对,已两百多笼了,今儿月圆,才想着给我们做,太没诚心了!娘亲,你别宠她了,宠我罢,我可是每日早晚都来请安的!”

    夏承漪见了他那泼皮的嘴脸,怒气陡生,挽起袖子就掐了过去,一把揪住了夏承灿的右耳。

    “哎哟...哎哟...疼死了!了不得...了不得!嗞...娘亲!”夏承炫咧着嘴,求救道。

    冉静茹见状,轻声斥道:“闹甚么的!漪漪,快放手,成个甚么样子!”夏承漪却并不理会,手上劲力又加了两成,疼得夏承炫嗷嗷叫。

    “漪漪,你莫要欺负承炫了。”梅远尘看不下去,站起来言道。

    夏承漪倒是听他的话,闻声便松开了手。

    “啧啧啧!”夏承炫一脸的鄙夷样,见妹妹扬手就要打来,急忙躲开了去,老实在梅远尘身边坐下。

    儿女闹腾无伤大雅,冉静茹自不会生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