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恩仇引

第一七九章 我心向天剑向魔(二)(1/2)

一秒记住【37中文 www.37wxw.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维持人之不死,必应三需:气、饮、食。

    食不能继,尚有七日可活;水未得续,受渴三日则死;气若不通,却熬不过盏茶。

    想渴死一人,殊为不易;要饿死一人,更是难为;但若想闷死、呛死、吊死、掐死、溺死一人,实在简单得多。

    青玄擅杀,出招往往一剑割敌咽喉,既不费力亦不拖沓。

    室内两百护卫皆是精锐,却无一能免:你抵,他便挑;你挡,他便戳;你格,他便搅;你避,他便撩;你退,他便刺;你闪,他便斩...

    “既守不住,便全力来攻!”想通了此节,倒有不少护卫门户大开,执刀劈来。

    甚么样的敌人最可怕?甚么样的招式无法破?

    出手快的敌人最可怕,至快之招无法破。青玄出手只在惊鸿一瞥间,他的剑招犹如鬼影闪电...这便是噩梦,这两百人的噩梦。

    我招未发而敌招已至,敌招狠辣且无从抵挡,还有甚么比这更可怕?

    魅影过处,必有“噗!噗!”之音,那是体内热血冲出切口时发出的声响。被切断喉管的护卫,一个个躺在地上,捂着脖颈上的伤口,胡乱蹬着脚,嘴鼻中发出“呃~~~呃~~~”的咽气声,满脸的惊疑、恐惧,而后在不甘中慢慢死去。

    他们中有很多,甚至未曾看见青玄出手,便已倒地气绝而亡。临死前,那些人肯定很不解:“我怎就被切断了咽喉?”

    两百人皆已倒下。

    青玄立刻警醒起来。“有毒!”他当即省悟。

    此间两百人,青玄记得自己只杀了八十八人,显然,余那一百一十二人乃是被毒死的。

    长生功中有两用:一为灵,一为防,其中“防”用中便有“御毒”。

    室内一百一十几人转眼便被毒毙,可见其性之强。长生功御毒之防终有其限,青玄匀了匀气息,呕出了一口黑血。

    “九色花!”他与这些死去的护卫所中剧毒便是九色花。

    九色花不是一种花,而是九种毒花合练而成的一种无味粉末毒药。此处并不通风,毒粉不知何时已弥散在室内,只要口鼻进气,则必为其所侵,青玄亦未能幸免。

    适才他已用内力逼出了六七成毒血,余下三四成一时却难以尽去。

    自青玄出手袭杀宫门守卫已逾半个时辰,宫外的援军很快便会找到此处;而端木澜便躲在眼前的长廊后。他没有时间再逼毒了,时机转眼即逝,必须在援军赶来前杀了端木澜。

    胸口传来一阵阵躁闷,四肢渐渐有些发麻,青玄却顾不得这些,毅然踢开了眼前的廊门。

    ... ...

    凌全义乃神哨营千夫,奉永华帝之命去迎夏牧阳回都城。不想,人未迎到,却带回一本白边报丧贴。

    夏牧阳身死乃是最紧要的军情,必须以日行七百里的脚程奏报天子。是以,裘亭泰以夏承灿之名写了报丧贴,托凌全义先行报讯。他并未推迟,也却拒不得,当夜便带着信贴疾行北上。

    此刻,他站在御书房外,心绪不平,“但愿端王殿下不要怪罪才好!”

    “凌千夫,端王召见,你快些去罢!”传旨太监揖开了门,对他言道。

    永华帝得知颐王的死讯后,当即便晕倒,已接连昏睡了两日,至今未醒。赟王被幽禁在府,都城便以端王位分最尊,且他是皇帝亲兄,又素来威望极高,自然便被百官推为摄政,替天子理事。

    老端王也并不忌讳,二话不说便入宫进了御书房,批折阅奏,行天子皇权。

    “臣神哨营千夫凌全义,参见端王殿下!”凌全义在御案前跪下执礼。

    “究竟发生了甚么事!”端王沉声问道。凌全义回来了,贽王却没回来,一定有事发生。他最担心发生两件事,无论是哪件,皆可能致朝堂大乱,国家危亡,是以不停默念:“牧阳一定没事!牧阳一定未反!”

    凌全义取出怀中白折本,颤声回道:“端王殿下,贽王殿下薨逝了!”

    此话如霹雳,震得端王脑中一荡。

    “嘭!”端王一掌拍在案桌上,大声叱问道:“究竟发生何事!你给我一五一十说来!说不清,我便斩了你!”

    凌全义身子一哆嗦,后背传来一阵凉意,急忙叩首回道:“是是是!”

    ...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