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恩仇引

第一七八章 我心向天剑向魔(一)(1/2)

一秒记住【37中文 www.37wxw.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开埠设市,互通有无,向来是各国朝堂极紧要的一项外政。

    大华也好,厥国也好,沙陀也好,物产皆有所长,欲求皆有不满。

    大华锦绣春的绸、秦玉坊的瓷、俏芙蓉的妆闻名遐迩。富贵人家皆以能齐备为荣,每每宴请筵席,说不得都要将府中上等的行货拿出来炫耀一番。

    厥国涟渊谷的药、轩辕山的檀、德安港的香举世无双。权贵的小恙、百姓的沉疴皆求其药以治;富府上的几榻、繁肆中的案桌常置其木以为;宫里的妃嫔、民间的小妾,竟以得其香为宠。

    沙陀埗州原的米、宪参场的马、小枧洲的铁天下第一。其米能济灾年万民,其铁铸兵切金断玉,其马一去可致千里。大华地域复杂,便是好的年景也不免有闹饥之地,而内调往往一时难筹,官府倒是常拿着食盐去跟厥国米商换米。

    无论是国与国,还是国于民、民与民,买卖之地皆只在外埠。

    厥国历代皇帝皆执“紧”政,不敢大开国门,唯一的外埠便是——北邺城。

    而昨夜,夏承灿已率部将厥国这唯一的外埠之城烧杀了个干净,北邺城没了。

    ... ...

    鄞阳皇宫中,“呜呜”声不绝。此时,全城皆知皇城遇袭,宫门失陷。宫外的禁卫军亦已闻声,集结赶往宫城救驾的路上。

    “虞先生,宫外是甚么人?武功...很厉害么?”端木玉行到虞凌逸身边,探身轻声问道。虞凌逸十年前便是皇家武席客卿,亦是他的授业之师。强者恃强,向来自信,端木玉从未见他露出这种担忧的神色。

    “很厉害!”虞凌逸吞了吞口水,轻声回道。想了想,似乎自己所答有些不清不楚,又补了一句,“我从未想到世间竟有这等高手!”他接了老太监的传话,首先去的不是见端木澜,而是去宫门处看那个搅得宫防大乱的刺客。

    “他的身法如此快,我们打得到他么?”...

    “他的步法如此怪,我们堵得住他么?”...

    “他的剑法如此奇,我们躲得开他么?”...

    “世上,怎还有如此高人?”虞凌逸看着坛下这两千余无还手之力的禁卫,心已经慌了,不敢耽搁,急忙便过来奏报。

    端木澜离着二人不过丈余,已听到了适才对话,心沉到了谷底,皱眉问道:“虞先生,你和九大客卿联手,总不至于制不住他罢?”

    虞凌逸转过身,执手正声回道:“皇上,属下众人必定誓死与他周旋,绝不任他进这道门口!”他嘴里这么说着,心下也在暗暗盘算:我们十人,能制住他么?

    宫里的庇护所乃是一个葫芦形的地洞:两廊两室。

    地洞的入口有一长约二十丈的廊道,廊道中戍守着数十个禁卫精锐,道壁两侧皆装着机括暗器、陷阱。

    长廊后有一室,其内守着端木澜的两百贴身护卫;两百护卫身后有扇门,门后是一个圆形闭室,端木澜、端木玉和二十几个重臣全在此间。

    两室之间由另一长廊通联,厥国皇家的十大武席客卿便守在这里。

    今日,这条十丈长的廊道便是天下第一险关,守必死守,攻必强攻。

    这日,这里注定要死很多人。能站在这里的人,皆是天之骄子,即便一个最寻常的禁卫,那也是军中百里无一的高手!

    “铿!铿!铿!”刀剑相击之声远远传来,室中这数十颗的心脏皆“突突!突突!”地急跳着,在这片死寂中,尤显得沉重。

    “我心向天剑向魔,欲证天道先成魔。若此战能换得天下十年太平,我青玄何惜成魔?”今日起早,青玄曾迎合晨辉,这般轻语过。

    了一剑法乃青玄最得意的武学之一,其谓之为天下杀人“至技”:剑若出鞘,了一切生。

    劈、斩、撩、切、割、刺、剜、削、挑、抹、点、格、搅、戳,去繁向简至于大简,招招只为杀生。

    “啊~~~!啊!”

    “拦住他!拦...”

    “死守廊门!只攻不防!”

    ... ...

    “守不住了,按下机括!”

    “咻!咻!咻!”

    ... ...

    “哐当...”

    “嘭!”

    “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