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恩仇引

第一七七章 执子一念祸人间(1/2)

一秒记住【37中文 www.37wxw.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华朝堂自来便是政争成风,各朝总不缺少皇亲、权宦拉拢臣下结利益之盟。虽然,历代皇帝皆知党争乱政,却鲜少能有稍加遏制的。

    如此大势之中,没有好的家世又不肯依附权贵、宠臣,要想自立于朝堂,无异于痴人说梦。持重自律如梅思源这样的清流,也向来自认是颌王府的附臣,遑论其他。

    是以,三王明争暗斗了十几年,永华帝也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不过多干涉。

    郭子沐是颐王府的附臣,他能来任这个郡府驻地将军,全赖夏牧仁举荐。先前,梅思源和徐定安被困宿州城,他迟迟不曾发兵驰援是有缘由的。其实,沙陀大军攻入天门城后三日,郭子沐便收到了急报,比梅思源还早了一日,他当夜便遣人送信往都城颐王府,探问夏牧仁的口风。然,夏牧仁却迟迟没有回音。便因此,他一直未敢发兵。

    领兵出锦州迎敌乃是情所当为,却又是职责之外,郭子沐不敢擅断。

    夏牧朝扣押郭府家眷后,郭子沐便急急修书给夏牧仁,只得了八字回话:“尔倾全力,助其除贼。”

    梅思源找上自己,要锦州轻骑往天门城寻夏牧朝时,郭子沐并未多想,当即便允了下来。

    次日一早,五千骑便从锦州大营赶往天门城石山,星夜兼程。夏牧朝临行前已与梅思源交代过,他和沙陀谈判之地是在石山。

    六月十四,戌时,五千人总算赶到天门城郊的怪石林。

    安咸地势西高东低,天门城乃大华极西之地,虽正值盛夏,夜里已有了凉意。星月之光照在大地上,像极了一层素裹银装。

    “梅大人,这便是石山了,颌王殿下当就在附近才对啊。此时夜已深,总得点上灯盏罢,可这眼界所及数十里内,哪里有半点火光?”郭子沐沉声谓梅思源道。这五千人是他的兵,这三日没日没夜地赶路,将兵早已心生怨愤,此时本该歇着,梅思源却并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

    “王爷,你在哪儿?”梅思源心里暗暗问着,不觉重重呼了气。

    郭子沐见他并不答话,怒气更甚,咳了一声,乃道:“梅大人,这些将兵都是血肉之躯,经不得这般折腾,还是就地扎营歇下罢?”他是主将,自要为这些属下兄弟着想。

    梅思源侧首看了看他,仍是不语。他何尝不知道此时人马已疲,行路艰难?然,夏牧朝一时未寻到,他便一刻不得心安。

    “报~~~!”前方传来斥候的报讯之声。

    “上前来报!”一旁的佐将大声叱令道。

    斥候远远驱马疾行而来,在郭子沐跟前翻下马背,跪地报道:“将军、梅大人,前方约十里外有发现。”

    “发现了甚么?”郭子沐瞪大眼睛问道。

    “这...这...小的实在不敢胡言。”斥候有些唯诺,有些担惊回道。

    梅思源心思一沉,喝道:“你究竟看到了甚么?但说便是!没人会怪了你!”

    斥候咽了咽口水,轻声言道:“前方石山有个凹口,地上有打斗的痕迹,旁边有个新坟和一个乱葬坑。”

    “甚么?坟上可有字碑?”梅思源颤声回道。

    “小的识字不多,这夜里也看不得很真切,只依稀瞧见墓碑上有个...有个‘王’和一个‘牧’字。”斥候皆是识字的,他已认全了“颌王夏牧仁”,却担心敢出了岔子不敢说出来,上官拿自己问罪。

    他的话犹如晴天霹雳,惊得梅思源五内俱乱,“快引我去!”

    ... ...

    轰隆隆的马蹄音踏碎了这夜的沉静,已入睡的北邺城百姓被这突如其来的声响惊醒。

    醒来,即是噩梦的开始。

    没有喊杀声,只有冷冷的刀枪和熊熊的火焰。兵马过处人畜不留,灭绝一切生机。

    “杀!”夏承灿的脑海中只剩这一个字。他率着这两万余骑兵,狂奔三百余里到此处就是为了杀人,杀厥国人。

    他要泄愤。父王无故被陷杀,他心中充满了怒火和恨意,这些怒火和恨意让他只想杀人,杀厥国的人。在他看来,厥国人都该杀。

    “夏牧炎和厥国人都该死!”夏承灿在心里千万次地念道。

    北邺城的百姓无辜吗?自然无辜!夏牧阳又不是他们杀的。

    “杀父王的凶手中或许就有北邺城的人。”这是夏承灿心中最后的说辞。宁可错杀一万,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