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颜醉

第1章 玉颜重生(1/2)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不尽英雄。

    春风拂过,岸边的垂柳绽出新绿来,晓风残月,难掩静寂。

    初更已起,朱玉颜才换了衣服,坐在镜前卸妆,二门上的婆子过来了,说道,“老爷说叫姑娘这会子往前头去,老爷有话要说。”

    玲珑忙又将衣服钗环重新为自家小姐妆上,接过小丫鬟双寸递过来的氅衣为玉颜披上,“姑娘,这会子夜深露重,若是到前头去,还是要多穿些好。”

    朱玉颜点点头,叫人喊了乳母过来,又带了三四个粗使婆子,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往前头去。

    她家三代驻守夏口,祖父战死后,父亲继荆州牧,旧年冬,疽痈复发,养在前院后,她已有数月未见过父亲,本就担忧。此时虽已晚,听到父亲要见的话,她脚步十分匆忙。

    朱府位于却月城的正中央,她父亲的住处又在府中正中央靠前的位置,从她居住的阙月院过去,沿路绿树婆娑,苗圃葳蕤,行至二门处时,外墙探过来的几株腊梅在这三月里,依旧开得芳香扑鼻。

    玉颜略微驻足,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微微闪神,又很快回过神来,加快了脚步。

    到了朱震的书房外头,她父亲跟前的小厮已是打起了帘子,“姑娘,将军等着了!”

    玉颜边走,解下氅衣,玲珑在身后为她接住了。

    去了次间,玉颜快步越过屏风,她父亲正躺在床上,跟前是书房里的大丫鬟才喂完了药,见玉颜来了,屈膝行礼后,端着盘子小心退了出去。玉颜朝那盘中的碗里瞥了一眼,眉头微皱,并未急着说什么,而是趋前几步跪在了床榻前。

    “父亲!”玉颜悲戚落泪,双手抓住床沿哭得不能自已。前世,也是这个时候,她见了父亲最后一面,从此,再无相见日,她活到七十三岁去世,重生回到今日,她与父亲别了整整五十九年零六个月十三天。

    朱震见女儿哀伤如此,感念骨肉亲情,也难免动容。他伸出手来,摸了摸女儿的头,声音虚弱,道,“父亲因病,便没有要你上前,实则心里一直惦记着你。你母亲留下了你和你姐姐,你姐姐又不在跟前,父亲哪能不想你呢?”

    朱玉颜哭了好一会儿,才勉强止住,抬起头来,脸上已是一塌糊涂,泪眼朦胧,只见她父亲不及天命之年,被病痛折磨得老态龙钟,犹记得从前父亲教她骑马,教她射箭,那时候何等神采飞扬。

    玉颜带着哭腔道,“女儿也想念父亲,欲在榻前尽孝,盼父亲能好起来!”

    朱震眼里已是噙着泪,“你是女孩儿,怎能在父亲跟前尽孝?别说这些孩子气的话,为父叫你来,是你姐姐写了信来。萧家早在洛阳建了王都,你姐夫被王上封为郡王,你姐姐是郡王妃,言会派了车船来接你。”

    和前世一样,可朱玉颜摇摇头,“父亲正病着,女儿如何安心离开?父亲跟前,女儿无一日尽孝,一旦离去,今生今世恐再无相见之日,女儿一生如何得安心?”

    朱震闭了闭眼睛,长长地透出一口气来,“为父偶尔夜半思量,若你生而为男,便是你母亲离开得早,为父也未必肯续娶。只可惜,你是个女孩儿,为父占据这荆州地面,后再无寸进,也是虑后继无人,为父戎马倥偬一生,打下再多的江山,将来也要拱手与他人,又有何益?”

    朱玉颜想到前世,她父亲死后,朱家所为,心头黯然,也低头不语,只听她父亲道,“你姐姐虽性情纯良,端庄温婉,可她膝下无子,为父怎不担忧?你若去了,可为她之臂膀,凡事姐妹二人多有商量,有你为她谋划,为父就放心了。”

    朱玉颜抬起头来,问她父亲,“如今军阀割据,中原无主,各自为王,父亲的意思萧家将来会为正统,也不知在父亲眼里,萧家诸位王子谁才是英雄,将来可托江山?”

    朱震也很惊讶自己女儿问出这样的话来,怔怔地看了玉颜良久,眼里喜忧参半,抬手揉了揉女儿的头,笑道,“依你说,该是谁?”

    “王上萧复州本是前朝名将遗腹子,幼年贫苦,少年失恃,仗义杀人后被充军,又被上司充入敢死队,万般无奈之下,集结十八铁骑起兵,征服四野,创立大周,乃当之无愧人杰。王上膝下十三子,人人英勇善战,而若论谋略,尤以姐夫为最;虽皇太孙萧靖雍年少英勇,然年纪太小,少有战功,若假以时日,将来应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这番评点,朱震当真是再次对这个素有宿慧的女儿刮目相看,他频频点头,“王上自太子薨后,立下了皇太孙,有意传位于皇太孙,若王上依旧健在,能多活十年八年,将来太孙继位,或无意外。只如今王上年迈,天不假年,局势万变,实难料定啊!况,自古以来,哪怕太平盛世,也是国赖长君,更别说大周初建,虽定鼎中原,然门阀丛立,不听宣召者比比皆是,若无赫赫战功,谁又能信服?”

    朱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