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校老婆惹不得》

013我的脚没有受伤啊(1/2)

    于斯琴看到那个像饿狼抢食的男人,怒火立即冲上脑门,三步并为两步,用力的拍掉他手中的快子,“谁让你吃的,这里没你吃的饭,要吃到外面吃去。”

    “妈-”

    蓦地,龙雪雁感到危险,空气中透出一瞬地暴戾,不由得噤声沉默着,直勾勾地盯着父母。

    龙逐天看着老婆,眸底仍是笑意,“老婆,谁惹你生气了?告诉我,老子今天去崩了他,让他吃枪子弹儿。”

    “龙逐天,我给你没什么好说的,如果你不让女儿回来,行,从今以后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于斯琴眼眸闪过狠戾,为了女儿的安全,她宁愿不要这个司令夫人的头衔。

    病房内只开着一盏台灯,光芒从角落里散发出来,他茫然地望着于斯琴,她也看着他,寡默的眼神里隐约地有种尖锐。

    犀利的眸中闪过一丝黯然,龙逐天脸色倏变,霍然站起身来走向门外,走廊上的灯光从他背后照射进来,他的身形在走廊上拉下诡异而修长的轮廊,仿佛是从低谷深处延伸出来的黯然的影子,背着光,他的表情模模糊糊地并不真切。

    龙雪雁无声地看着父亲的背影,暗淡的眸子望着窗外霓虹灯。

    于斯琴抬起眼睛,浓黑的睫毛上沾着湿润的泪水,嘴角却噙着讽刺的微笑。

    夜色越来越浓了,夜空中,月亮昏晕,星光稀疏,整座城市似乎沉睡了过去。

    病房内,暗淡的灯光依然亮着,于斯琴就这么站在窗前一晚上,直到澄澈的阳光二十多层的落地窗照射进来,于斯琴的半边轮廓浸在阳光里,徐缓地扯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她没有说话,只是眸子晨划过一丝黯然。

    “妈,你这是何苦呢?伤害他,难道你的心不痛吗?”

    依然一晚上没有睡的龙雪雁就这么盯着母亲单薄的背影,一晚上没有喝水,嘴唇显得有些干涸。

    于斯琴手支着额头,疲惫的转过身来,“我是为你好,雪雁。”

    “妈,你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护士和医生,我没事的,如果你不放心就让小妹过来照顾我两天吧!反正她这两天刚好在放星期。”

    龙雪雁看着疲惫的母亲,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就算是从今年讨论到明年,只会引来无休止的争吵。

    于斯琴抬起眸子望着赶她走的女儿,已经有少许皱纹的脸上露出讽刺的笑容,尽管如此,可仍改变不了她的决定。

    看着离去的母亲,龙雪雁手狠狠的捶着床,发泄心中的怒火。

    “哟!中队长,你这是在练哪门子拳法?”

    一走进来的苏雅文看到的就是这个景象,戏谑的声音响遍整间病房。

    她不用抬头也知道是谁,“就知道会说风凉话。”

    “哟!中队长,大清早火气这么大,谁惹你了?告诉我,我抽他两鞭子去。”

    苏雅文拍着xiong脯,腰杆儿那个挺得笔直。

    “雅文,你怎么来了?”

    龙雪雁抬起眸子看见穿着一身绿色军装皮肤有些黝黑,露出一排排齐齐洁白的牙齿笑着。

    “报告队长,是大队长派我来的,”苏雅文立正向龙雪雁行了个军礼,俏皮的眨了眨眼,“下午请了假,明天晚上归队。”

    “本来,许佳、莫芸、凌菲也要来,大队长没有应许,今天还要训练,明天她们一起看你。”

    苏雅文高兴的坐到床边,霹雳啪啦的说了一长串,拉过她的手,这才看清龙雪雁过于苍白的脸色,收起脸上的笑容,紧张的问到:“队长,你怎么啦?像是一夜没睡样。”

    其实,她们这些整天训练的人,就算是熬夜也没什么的,只是龙雪雁现在是个病号儿,尽管她努力装成坚强的样子,可还是掩饰不了她脸上露出来的脆弱。

    “没事,你是不是买了早餐上来,”龙雪雁怕她继续追问下去,故意转开话题。

    “对啊!我买了你最爱吃的皮蛋瘦肉粥,”苏雅文提着一个塑料盒子,显宝似的在龙雪雁面前晃了一下,打开盖子,“闻闻,香吧!”

    “嗯,好香哟!我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龙雪雁做一副馋样,接过瘦肉粥大口大口的吃着。

    “慢点儿,我又不会给你抢,”苏雅文高兴的看着她把整盒吃完,还一副犹豫未尽的样子,“明天再去给你买。”

    她真是搞不懂,这个上司在训练的时候像魔鬼,面对敌人时她狡猾得像只狐狸,她们悄悄给她取的外号‘狐狸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