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薛蟠生平纪事》

第五十八章(1/3)

    水澈的后宫很热闹,薛蟠从水溶那里听了一耳朵,转身丢就到脑后去懒得再多关注了。

    他虽然肯定了对水澈的感情,但人类身为群居动物他们都有必须去迎合的世俗规则,和身为男人的责任感与使命感。薛蟠作为一个普通人为了家庭,为了母亲和妹妹娶妻生子是他绕不过去的任务,否则儿子无妻无子薛母还不得整日以泪流面,长幼有序此为自古约定的礼法,哥哥不娶妻宝钗又如何能出嫁。

    水澈身为帝王,不得已的地方肯定更多。皇后继承人三宫六院统统都必不可少,就算儿子足够用了,也必须赐予出身显赫或娘家对自己有用的后妃以足够尊贵的份位,如此才能稳定住权臣的心。冷落后宫已经被前朝所诟病了,完全不搭理后妃谁都饶不了他。

    薛蟠不是个矫情的人,在自身无法决定的情况下,犯不着去纠结各自黄瓜菊花的纯洁性,恋人有后宫他还有后院呢,虽然自家后院只有老婆大人一枚,但是他也不相信水澈真有本事夜御数女,其实都差不多啦。

    与其想那些与自己不沾边的事,万众瞩目的恩科才是重头戏,相信与戏耍贾元春相比皇上更关注的也是这件事。

    今年的恩科说是史无前例一点也不过分,恩科虽是为新皇登基所设,但上皇仍然健在的恩科也是历代少见的。二圣父有禅让之贤,子有仁孝之德,父子相得父慈子孝堪比先贤,如今又天下昌平国富兵强,如此盛世如此盛典,读书人无不欢欣鼓舞,歌功颂德的折子雪片一般飞来,差点压塌了龙书案。

    水澈再不会来事,孝敬爹也是不遗余力的,把写得花团锦簇的折子往上皇身前一摆,再伏低做小的说些贴心话,上皇见不只孝顺儿子敬爱自己,天下人亦都夸赞他与先贤相比也差不到哪里去,兴奋得差点脑溢血。再有水澈撒娇卖痴的让父皇为自己拟定恩科的考题,让他对儿子的满意度又更进了一层。

    上皇大笔一挥,将今年的命题定为仁孝,断取大学第三章之句:为人君,止于仁;为人子,止于孝。

    水澈表面上连连称好,实则却气得嘴都歪了。心说今年的取仕九成九要瞎,若是上皇指定的主考官真给他选出三百个只知道满嘴仁义道德,实事却一样不会干的废才,他只好祈祷到明年的会试正期之年时上皇能够重病在床,不再干涉朝政了,否则要挑到好的人手还得再等三年才成。蟠儿不参加今年的恩科实在是有先见之明。

    杨老爷子也是这么想的,听说拟题的是上皇时他就知道肯定不靠谱。上皇越老越好大喜功,看最近几次的科举就知道,他对做实事早已没了兴趣,能拟出兴国强军的题目才是咄咄怪事。薛蟠的文章新意才是亮点,拼文笔他连考中举人都够呛,既一点希望都没有,也没必要让孩子去小黑屋里关七天,想想都可怜。

    不过如此一来对杨家和几家世交还是非常有利的,书香人家最不缺的就是文笔好的子弟,今年家里挑出来参加科举的孩子不仅笔下可以生花,做实事亦不在话下。在满眼都俱是浮夸之人的比较下那就是鹤立鸡群,皇上正是用人之时,他们几家又从最开始就坚定的站在了皇上一边,几个孩子能不得重用才怪,没准杨家日后平步青云就全靠他们了。

    杨老爷子和儿子们关起门来偷笑,在薛蟠等难兄难弟面前却面色凝重,一点笑模样都肯给。不仅是参加考试的几个,其他人也一同拿去集训,上午做文章下午犀利点评晚上讲书,三重折磨比关小黑屋还要痛苦。

    好不容易休息一天,薛蟠见到水澈时差点飙出泪来。水澈被吓了一跳,心疼到不行,赶紧手忙脚乱的安抚,可是又说不出不用如此辛苦,日后他想要什么自己都会成全之类的话来。小猫为了能够进入朝堂为自己争出份荣耀如此努力,面对这样的爱人他只有敬佩又怎能扯后腿。水澈只好满心怜惜的把人抱在怀里百般哄逗,并且许下种种好处,哄得薛蟠一扫前些日子的阴霾咯咯笑得好开心,水澈才总算放下心来。

    被爱人抚平了内心的创伤,薛蟠重拾干劲又投入到轰轰烈烈的考试大业中去。等几个倒霉蛋进了考场,没多大工夫今年的考题也传了出来,看着明显是为嘴炮专设的题目,薛蟠差点迎风流泪。在杨家花园专门搭建的仿考间屋子里,他同样用了七天写好卷子,回头细看时他突然想起了一句话: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这样的题目相信只要是现代人,哪怕文笔再好也无法写出让古人满意的文章来。仁道古今相通,在古代熏陶几年或许能适应,但是对于打小就开始接受个性教育,讲究个体独立的现代人,古代的某些孝道简直不可理喻。

    比如用来表彰孝道的卧冰求鲤这个故事,父亲死后面对亏待自己的恶毒继母,现代人不想法整死她已经算是三观健全的好脾气了,古代这位仁兄不只丝毫怨言木有,居然在大冬天用肚皮融化冰面为继母捉鲤鱼,这样的神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