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薛蟠生平纪事》

第二章(1/2)

    薛蟠穿来四天,最难以忍受的场面就是母子三人站在一起,艾玛三个胖子堆在一块,直叫追求骨感美的现代臭美男气塞胸闷。他胖得眼睛都快被挤成一条线了哪里有瘦,再看看身边好听叫珠圆玉润,不好听叫膀大腰圆的母女俩,无比庆幸薛老爷挂了他才来,守孝茹素二十七个月是名正言顺的最佳黄金减肥期,穿到这个可以光明正大搅基的时空,谁敢拦着他不让他貌美如花他就跟谁急。

    “妈,我没事,还有三天父亲就出殡了,您也要小心身体。”宝钗可以无视,薛姨妈好歹是生身之人,哪怕心里再膈应表面上也是要尊敬的。

    “嗯嗯。”薛王氏抽抽搭搭的应着,看着这几天越来越沉稳的儿子,心想好在还有个儿子傍身,不然她都得跟着老爷去了。

    薛宝钗看母亲一脸还好有我儿的表情非常刺眼,上前一步打断母慈子孝的画面,“妈,快坐下吃饭,今天见了那么多太太小姐您一定累坏了,早点休息。”

    “唉!钗儿真乖。”薛王氏怜惜的摸了摸宝钗的小圆脸,嘱咐着儿女多吃点东西再好生休息,还得三天才能送老爷走呢,可不能把孩子累坏了。

    停灵满七天,这天一大早薛氏族人全体出动,抬着棺椁打着白幡一路哭天抢地来到金陵郊外的薛氏一族祖坟,将薛讯扔进坑里填好祭拜过后薛蟠见诸事已毕,谢过前来送葬的亲朋领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回了家。将母亲送回正院又将下人交给薛安安排,他回到自己的院子一头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这几天真的是累惨了,明天和那些族老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养足精神先。

    一觉睡到第二天巳时,刚睁开眼就听见薛王氏的大丫头平安一路大呼小叫的跑进内室,“大爷,不好了,二老爷、三太老爷他们都来了,就在前院正厅。那些个人嘴里说三道四的把太太都给气哭了,姑娘正劝着,太太叫你快去呢。”

    薛蟠厉眼瞪向咋咋呼呼的丫头,他最近一改往日跟丫头们嘻嘻哈哈动手动脚的作风,对谁都冷着一张脸,稍有不如意的地方就劈头盖脸一顿骂,丫头们都怕得要死。平安被瞪得魂儿差点飞出去,猛然想起如今大爷的不同,僵在地下一动不敢动的直哆嗦。

    “侍候爷洗漱,传膳。”瞪住大呼小叫的丫头,薛蟠懒洋洋的起身唤人来服侍自己。被人侍候谁不会,他只一个晚上就适应良好了,使唤起人来那叫一得心应手。

    和平常一样有条不紊的洗漱用早膳,他好像忘了前面还有人等着自己似的,左右等着分家产的人又不是他,有什么好着急的,他巴不得那些人等出火气来好借机大吵一通,不欢而散才好呢,看谁能熬得过谁。用罢早膳收拾好自己,薛蟠看向还僵在那儿的平安,“走吧,不是来叫爷的?”

    “蟠大爷好大的排场,竟然叫长辈们等这么长时间。”薛蟠刚跨入正厅,一把阴阳怪气的声音就响起了,末了还用鼻子哼了哼表示不满。

    “对不住了三叔公,我实在没想到在我父亲下葬的第二天就有人迫不及待的来家里气哭母亲,因此才准备不足来迟了,还请诸位长辈见谅。”薛蟠嘴角勾起一抹凉凉的笑意,松松垮垮的对薛家七房的当家人拱了拱手,然后步几走到主位一屁股坐下,向右手边哭个不停的母亲投去一个安慰的眼神。

    众人一阵尴尬的沉默,最终还是见不得薛蟠坐在主位上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六叔公咳了下开口道:“蟠儿,你怎么可以在诸位长辈面前如此失礼,这主位岂是随便坐的?”

    “这里长房,而小爷我是长房的嫡长子,现在的家主,不由我坐难道要找小妇养的来坐?”薛蟠抬手打断刚想出声反驳的母亲,笑笑的回道。

    “你……”被薛蟠一句话戳住心窝的众人气得半死,他们可不都是小妇养的么,薛家嫡出仅薛蟠一房而已。

    “你说自己是家主就是家主了?我们可没承认。”最开始开口的三叔公尖声叫道。

    “薛家组训,家主由正房嫡长子继承,难道三叔公你连祖训都可以不承认吗?想不认祖训也行,我可以为你们三房集体除籍,这样你们想认什么就认什么,与我无关了。”薛蟠端起盖碗撇撇浮叶轻啄了一口,上进的大红袍味道就是不一样,上辈子他可是连最差的都舍不得买,太特么贵了。

    “你……”三叔公手指抖啊抖啊的指着薛蟠,被噎得彻底没了脾气。依着祖训薛蟠成为一族之长那是铁板钉钉的事,要是这小子真犯起混来给他们家除籍,三房就彻底完了。

    “咳,蟠儿,没人会对你继承族长的位置有意见,你大可不必如此。”六叔公赶紧出声做和事老。薛蟠浑成什么样子在金陵那可是家喻户晓的,真要甩开脸子闹起来,薛家可就要分崩离析了。更何况还有京城的王家给他撑腰,六叔公看了看眼泪收得干干净净一脸得意的薛王氏心中叹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