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春色

第九十章:渊源(1/2)

    第90章渊源

    李清乐并没有生就一张艳绝的脸,与温桃蹊和林蘅比起来,她至多算得上清丽而已,甚至还比不上梁燕娇。

    可她气度华贵,又端庄大气,举手投足间别有一番英姿飒爽,却又不咄咄逼人,坦荡磊落,真就一派巾帼之姿,也就显得她整个人越发好看亮眼,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出彩出色的一个,能叫人一眼就看见这个姑娘。

    林蘅领着温桃蹊进朝晖院那会儿,李清乐打发了身边伺候的丫头,自己一个人在院子里,面前摆了小火炉,炉上有只刻金兽小铜壶,里面的水似乎早就煮沸了,溢出来,落在通红的炭火上,可李清乐动都没动。

    温桃蹊吞了口口水,望向林蘅,林蘅却冲她摇了摇头。

    是林蘅先提步上前去的,半蹲在李清乐身侧:“表姐,你不是说要烹茶等桃蹊吗?她人来了,水也煮沸了,一会儿把炭火全浇灭,你还怎么煮茶?”

    李清乐吸了吸鼻头,手就要去碰那铜壶。

    温桃蹊一惊,一声姐姐喊出来,林蘅到底离得近,立时就按住了李清乐的手:“这是烧的正旺的火,表姐你醒醒神吧!”

    李清乐这样子心不在焉,显然这件事情对她的打击很大。

    怪不得李家太太瞒着不肯告诉她……

    温桃蹊看她那模样,一点儿也不像是因为觉得丢脸,才有如今这做派,反倒像是爱极了她大哥,打心底接受不了这件事,才会失魂落魄,丢了魂儿似的,差点儿拿白净的一双手,去碰那都快烧红的铜壶。

    但前世李清乐进门前……他们见过面?

    温桃蹊心下存疑,却不敢问,踩着细碎的步子近前,动静又很轻,像怕惊动了人。

    李清乐回过神来,自嘲的笑:“让你看笑话了,我心里有事儿,走神了。”

    她说没事,在李清乐对面坐下去,看她盯着她铜壶,想了想:“姐姐见过了梁燕娇,心里仍旧不受用吗?”

    “她是个明艳张扬的姑娘——”

    李清乐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倒是没头没脑说了这么一句。

    林蘅心里着急,但有些话她不想听,于是叫了声桃蹊:“表姐一早上气的东西没吃几口,我去拿些吃的来,你陪她说会儿话。”

    温桃蹊嗯了声,果然她阿娘没猜错,林蘅根本就不会杵在跟前,听这些于她而言算是闲话的话,哪怕她心里是担忧李清乐的。

    直到林蘅的身影消失在月洞门下,温桃蹊才长叹一声,把心中的疑惑问出了口:“姐姐从前……见过我大哥?”

    李家跟他们不一样。

    温家的根儿就在歙州,但李家是七八年前,因为李家老爷官场上的调动,才举家迁到歙州来的。

    那时候温长青年纪渐渐长起来,温致几乎日日把他带在身边,手把手的教导,不放他跟同辈的孩子们一处厮混,且李清乐那时也有八.九岁,是以小的时候,两个人几乎就没打过照面。

    盲婚哑嫁,怎么就叫她今日见了李清乐这番形容呢?

    李清乐似乎讶异于她有此一问,眼皮一掀,看过来。

    温桃蹊抿唇:“我从前见姐姐,都是落落大方,今日见姐姐这样失魂落魄……我年纪虽然还小,可是总听说过,或见过别人的事儿,姐姐心里……是有我大哥的吧?不然为了一个梁燕娇,也不至于把自己弄得这样子……”

    她说的小心翼翼,就怕在人家伤口上撒盐。

    李清乐自己一点儿不觉得丢脸,那是她未来夫婿,她就是动心了,喜欢他,又怎么了?没偷没抢更没碍着谁。

    “两年前的元宵灯会上,我见过他。”

    温桃蹊大吃一惊。

    两年前的元宵灯会,大哥的确出过门,那还是陪她一起上街去凑热闹的呢……

    大哥本来不想去,觉得人太多,到了街上人挤人的,说是凑热闹,实则什么也看不见,全见人头了,所以一早打发人到外头去买了好些花灯回来,打量着打发她完事儿,她不干,再三的缠着大哥闹了一通,还是爹娘看不过眼,才叫大哥和二哥带着她出门的。

    而且大哥也的确是同他们分开过一段。

    元宵节街上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她又是个哪里惹恼就往哪里凑的性子,二哥一路护着她,紧紧地跟着她,倒是没走丢,反倒是大哥,一个不留神,被人群给冲散了。

    原来,那时候大哥见过李清乐?

    可没听大哥提起过啊。

    温桃蹊暗自咂舌:“他……也认得姐姐?”

    李清乐摇头:“那天人太多了,跟着我出门的两个丫头叫人群冲散了,我忙着找人,不留神冲撞了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