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春色

第八十九章:直说无妨(1/2)

    第89章直说无妨

    赵夫人大半辈子活过来,什么风浪没见识过,小孩子们那点子心思,她不必细品,也猜出七八成来。

    李清乐不知是从何处得知了她家宅院里的那档子事儿,今儿一大清早就先找梁燕娇示威警告过一番,如今怕是气儿不顺,非要弄清事情真相,才借了林蘅的名儿,叫人把帖子下到了小雅居去。

    她姑娘又是个伶俐的,一听说这事儿,立马反应过来,这是李清乐要请她,这才巴巴的跑到上房屋里来回她话。

    赵夫人稍稍退离开一些,拉着她的手,叫她坐正了:“眼看着天气热起来,不要总粘着我撒娇,怪热的。”

    温桃蹊撇着嘴撒开手,掰着指头做委屈样儿。

    赵夫人笑着拍她:“那你知道是大姑娘请你,还要去?”

    “那不能不去啊?”她一怔,反问了一句,才又定睛看赵夫人,“这都借了林蘅姐姐的嘴来请我了,我再推脱不去,那不是咱们心里有鬼吗?原本真就只是个误会,那李家大姐姐心里也要存了疑影儿,当是真事儿了,等回头嫁进门,还能跟大哥好好过日子啊?”

    赵夫人说是:“那你是想来问问我,到底是替梁燕娇遮掩过去,还是内宅里的事情也一并告诉了她?”

    温桃蹊动过这个念头。

    李清乐早晚要过门,等做了他们长房大奶奶,这些事儿还是要知道的,现在瞒着实在没什么必要,早知道晚知道,不都一个样儿吗?

    来上房院的这一路上,温桃蹊心里总不安宁。

    她不甘心替梁燕娇遮掩过去,分明就是三房心术不正,设下圈套,拿了她大哥做筏子,兴风作浪,凭什么还要她们替三房周全呢?

    温桃蹊扭捏了半晌:“李家大姐姐要只是个外人,打死我也不会同她多说半个字,我就是再不情愿,在外人面前,也只能替梁燕娇遮掩过去,那不光是她的名声,还有大哥的,咱们长房的,我当然不会那般糊涂,如今这事儿,就是林蘅姐姐跟前,我都没多说一句。”

    她话音渐次弱下去,像是犹豫不决:“只是如今难就难在,李家大姐姐到底还没过门,我真拿不准能不能同她说……”

    赵夫人把落在她肩头的手再一抬,顺势就落在了她头顶上。

    十四岁的女孩儿,有这样的成算见底,她已然很知足了。

    将来长成了,嫁去别人家里,也是撑得起一个内宅,掌管得了家事的。

    她这一辈子,也就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女儿了,当初同李家太太说的那些话,固然有堵梁氏嘴的意图,但也并不全是假的。

    要把她舍去给人家家里做主母,为娘的有一万个不放心也舍不得。

    如今倒好,她是个叫人放的下心的。

    只是年纪还是小,再历练些时日,将来总是不怕的。

    “你见了她,只先问清楚,这样的话,她是从哪里听来的,倘或跟三房有关,你只要稍稍提点,她自己心里也就明白,若是不明白,那便是个糊涂蛋,你跟她挑明了说,她也品不出其中的滋味。”

    赵夫人揉了她两把,缓着调子同她讲,实则是细细的在教她:“李家这位大姑娘,原是你祖母暗地里挑了许久才相中,她并不是个糊涂的人,你明白了?”

    温桃蹊眼中一亮:“误会还是那么个误会,可这误会的起因,却又未必是误会——李家大姐姐既是聪明人,内宅中的门道,李家太太怕早也教导过,他们家虽没有那样复杂的关系,可她早定下了咱们家的亲事,便是她不留意上心,李家太太也替她盯着呢,不知跟她说过多少才是。所以我并不是替梁燕娇分辩遮掩,该说什么,一五一十的说,但也实在用不着瞒着李家大姐姐?”

    赵夫人眼神越发温柔起来:“正是你这个话,且她为着这件事情请你,林姑娘又一向是个极有分寸的人,多半不会守在你们跟前听这份儿闲话,你尽可放心大胆的同她说就是了。”

    因在赵夫人跟前得了准话,温桃蹊便觉通体舒畅,领着两个丫头高高兴兴的出门去,府外又早备下了车马,她上了马车坐稳当,车夫赶着温家的马车一路往李家而去。

    林蘅是领了丫头在后角门上迎她的,也不知等了多久,见她下马车,甚至迈开步子迎到了门外去。

    温桃蹊知道她为什么等在这儿,自然也无心打趣,理好了裙摆去拉她的手,两个人并肩进了门。

    林蘅脸上不似素日里的淡然,反倒夹杂着些许急切,拉着温桃蹊进了内宅院里,走出去好远,她才压低了声儿:“你知道我表姐请你到家里来,是为了什么吧?”

    温桃蹊点头说知道:“你打发人递话给我的时候,梁家那位,才从小雅居离开不久呢。”

    她一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