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春色

第八十八章:李家来请(1/2)

    第88章李家来请

    梁燕娇受了一场委屈,又在小雅居没得个好脸色,回了三房院中,便哭天抢地的闹了一场,直到哭的累了,哭不动了,才被梁氏哄着沉沉的睡了过去。

    偏她身边跟着伺候的,是打小就被她母亲拨到了梁燕娇身边去的,那丫头轴的很,谁的话都不听,伺候这一个主子,便满心都只有这一个主子,是以梁燕娇睡下没多会儿工夫,她交代了底下的丫头看顾好,就从三房后街上偷偷溜了出去,把这档子事情,全都告诉了在府外的梁时。

    温桃蹊原本也没想着这事儿安安稳稳能过去,就算梁氏不闹,梁燕娇往后也不会消停了。

    那是三房的表姑娘,只要老太太和梁氏不开口,谁也不能真把人赶出府去,她就是作天作地,她们也的确是拿她没办法。

    是以她再三的想过,还是叫连翘去了赵夫人房里一趟,把梁燕娇的事儿回了一声。

    好在赵夫人是有分寸的,并不觉得她今次做的不妥,只是交代了连翘几句,叫她大可不必理会就是,若真闹得不像话,自然还有长辈们出面,同她一概无关。

    温桃蹊这才稍稍放下心来,人也松泛下来,卸去了一身的警惕,就只余下了疲惫,倒腾着上了床,倒头下去就想睡觉。

    偏偏天不遂人愿。

    她才躺下去,连薄毯都没来得及拉来盖在身上呢,玉芙掖着手进了屋里头,四下看了一圈儿,找见了床上鼓起的那团小包。

    丫头三两步近前去,轻手轻脚的,低声叫姑娘。

    她原是以为温桃蹊睡下了,动作轻的很,怕惊动了睡梦中的人。

    谁知道温桃蹊压根儿没睡着,猛地翻身过来,倒把玉芙吓了一跳。

    温桃蹊虎着个脸看她,也不说话。

    玉芙喉咙滚两滚:“我还当姑娘睡下了。”

    温桃蹊索性拿手肘撑在床上,掌心撑着小脑袋,侧身躺着,直勾勾的盯着她看:“有你们一会儿一趟的进来回话,我睡不下。”

    她拿话噎人,实在是疲的狠了,话音落下,看玉芙面露难色,自己先无奈长叹:“我是做姑娘的,一天到晚却像欠了你们的,半句说不得。”

    她一面说,一面撑着床坐起身来:“行吧,我不睡了,你要回什么话?”

    玉芙知道她是个好脾气好说话的主子,先前愣怔也是那一句没头没脑的,她走神了而已,这会儿听温桃蹊这样说,才又展露笑颜,蹲身下去:“林姑娘叫人递话,说请姑娘到李家去。”

    林蘅?

    于是她拧眉:“说什么事儿了吗?我不是才……”

    温桃蹊话都没说完,猛地收了声,她心头颤了两颤:“是李大姑娘请我吧?”

    玉芙点头:“林姑娘叫人来告诉的,李大姑娘如今不好登咱们家的门,没这个规矩,可……可家里前头出的事儿,大姑娘如今也都知道了,林姑娘回家的时候,大姑娘还正在气头上,她好不容易劝住了,大姑娘横竖不放心,非要见姑娘一面儿,她这才叫人到咱们家里来递话,请姑娘好歹去一趟。”

    这不去是不成的了。

    她能打发了梁燕娇,但却不能敷衍李清乐,更不要说李清乐还是借了林蘅的口,来请她。

    这些人真是一个赛着一个的精明,要单是李清乐自己叫人来,她真有心躲着,寻了由头,也能躲过去,但看着林蘅的面子,李家是得走一趟的了。

    这下子温桃蹊真是睡意全无,起了身把绣鞋趿拉在脚上,又去妆奁前挑挑拣拣重新上妆:“你去回了人家吧,叫白翘她们进来伺候。”

    玉芙也不多嘴,原本是要上手去拿玉簪的,听她吩咐就收了动作,又一礼便退到了外头去。

    不多时白翘和连翘进了门,知道她是要去李家,伺候着她重新上了妆,又换了身衣裳,连翘才犹豫着开口:“姑娘先去回太太一声吧?”

    温桃蹊嗯了声儿:“自然是要去的,我虽然是打发了梁燕娇,可真要去见李大姑娘,总不能跟她乱说。这事儿真是叫人头疼,我无心替梁燕娇分辨遮掩,眼下也不得不替她说几句好话,解释过去了。”

    连翘知道她咽不下这口气,怕她钻牛角尖儿,一递替她理着腰间荷包下的垂穗,一边儿又劝她:“姑娘哪里是替梁八姑娘说好话,这不都是为着咱们大爷吗?等再过两个月,李大姑娘进门做了大奶奶,大爷同她夫妻恩爱,那才是姑娘想见的不是?”

    “就你会说话,横竖怎么样都能叫你说全了。可就是这么说,我心里也别扭的很,不管怎么样,那结果不都是替她遮掩了?”温桃蹊翻了个白眼,理了理衣襟,提步出了门,又一路往赵夫人的上房院去了。

    赵夫人午后小憩了一阵子,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