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春色

第九章:伤了和气(1/2)

    第9章伤了和气

    第二日一大早,丫头们伺候着温桃蹊洗漱过,她早早的就打发了人到赵夫人跟前去回话,说要去陪着一起吃早饭,至于孙妈妈,更是一早就在她屋里等着,要跟着她一起到上房院去拜见了。

    穿戴完毕,温桃蹊起了身往外走,从孙妈妈身边儿路过时,看都不曾多看一眼,淡漠的叫了她一嗓子,便由着丫头们拥簇着出了门,一路往上房院去了。

    她平日很少早起,除非是家中有客,或是要到谁家去赴宴玩耍,到底年纪还小,家里头管的又不严,周老太太和赵夫人都不爱拿规矩约束她,虽不至于睡到日上三竿,但也差不离,是以她几乎不到上房院陪着赵夫人用早饭,今儿个赵夫人听了底下丫头的回话,还满心诧异的打趣了几句呢。

    这会儿见了她进门,口中叫着我的儿,又摆手打发知云去传饭,才要玩笑两句,就瞧见了慢吞吞跟着温桃蹊一起进了门的孙妈妈。

    孙妈妈在小雅院的做派,她多多少少是知道的,只是碍着面子,并不好发落,但不待见也是真,今儿个突然把她带过来……

    赵夫人几不可见的一拢眉,招手叫温桃蹊近前去:“不是要陪我吃早饭吗?怎么带孙妈妈一起过来?”

    她也没有刻意压低声儿,是以孙妈妈听了个清清楚楚,脚下一顿,狐疑的望向温桃蹊。

    温桃蹊倒镇定的很,任由她打量去,往赵夫人身边儿凑了,拉了她胳膊撒娇:“阿娘昨儿见李家太太,大约忙忘了,我不是回了您,大哥从外头办事儿回来,替孙妈妈家里带了信儿,孙妈妈的小儿子病了,病得很重,要孙妈妈回家去看顾,还要一味老山参,一味鹿茸,要做药引子,昨儿我回了阿娘,求您替孙妈妈备下,今儿要她一并带上离府呢,您全忘啦?”

    “你……”赵夫人几乎立时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不悦的目光就要投向孙妈妈,只是生生忍住了而已。

    她深吸两口气,强压着怒意,叫了知玉:“你去把备好的山参和鹿茸取了,再去支二十两银子,套辆车,送孙妈妈回乡下老家。”

    吩咐完了,赵夫人才淡淡扫过去:“你奶姑娘一场,家里出了事儿,缺什么短什么,也只管开口,别藏着掖着不好意思说,手头一时紧了,也只管说,这么大的家业,原不是养不起一个你,就是你们一家子,也养得起的,可别跟咱们客气。”

    孙妈妈听来头皮发紧,说不上来心里是什么滋味,却又不由的感激,只当赵夫人是真心实意的,想想她自己做的那些事儿,一时又羞愧,便跪身下去,磕了好几个头,才算完。

    旁边儿丫头见了赵夫人眼神示意,上前搀着孙妈妈起身,又拉了她出门,不肯再叫孙妈妈待在屋里多嘴。

    那头丫头才领了孙妈妈出门去,赵夫人的脸就垮了下来:“是她偷了你的小金冠?”

    温桃蹊乖巧点头说了是:“阿娘昨儿交代过,不叫把事情闹大了,我想着,孙妈妈始终把我奶大,平日里她行为不端,阿娘也不多计较,如今手脚不干净,是再不能留在家里了,可真传出去了,她到底是我奶娘,最丢人的还是我,倒不如寻个由头,打发了她出府,再不叫她回来,也就算了。”

    生气是真的,可欣慰却更多,孩子懂事了,也能办事儿了,心里有了主意,且这主意还极正,赵夫人这个当娘的,怎么不高兴呢?

    温桃蹊如此做,真是再合她心意不过了,是以赵夫人一抬手,手掌落在温桃蹊头顶,轻揉了两把:“我的儿,你真是长大了,孙氏是个机灵的人,此去家中,瞧见她小儿子没病没灾,也就该知道咱们是因为什么,她自个儿也没脸回来,也怕咱们真拿了她送官,这件事,就此了结,再好不过,只是可恨,咱们从来也没亏过她,她却这样子偷了你的东西出去换银子,只怕今次也不是头一遭。”

    赵夫人说着又叹气,温桃蹊便不好说孙妈妈先前做的那些事,犹犹豫豫的,抿紧了唇角想了很久:“阿娘,还有个事儿,我拿不定主意,得告诉您知道,您别忙着叹气呀,横竖打发了她了,过去的,咱们就都别计较,也别忘心里去了,好不好?”

    这么个可人儿依偎在自己身边儿撒着娇,赵夫人哪里有不应的,便点了点头,倒是没吱声,只是示意她有话直说。

    “白翘跟我说,她原先留心过,孙妈妈这小半年的时间,跟周全家的走的都很近,大哥跟我说,我的小金冠,是个四十出头的男人带去了陆记当了的,我问过了,周全家的有个娘家弟弟,正是四十出头,平日也不务正业,游手好闲,全靠周全家的养活的,我估摸着,这事儿跟她也脱不了干系。”

    温桃蹊撇了撇嘴,偷偷地打量她阿娘的脸色,越发放柔了声儿,“人是三房的,我没法子管,或轻或重,怕伤了三房的脸面,再者说,这事儿咱们没证据,得查,可要追查,少不了拿了周全家的那个弟弟到陆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