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春色

第六章:豁然开朗(1/2)

    第6章豁然开朗

    林蘅这个人,生在江南,打从杭州来,西湖边儿上长大的姑娘,骨子里透着柔情和顺,举手投足,全是婉约。

    温桃蹊一递一步的靠近时,目光也始终没从林蘅的身上挪开。

    她自己就是个生的不俗的人,小小的年纪,已经可见倾国姿容,从前林月泉夸起她时,说洛神再世也不过如此,又说什么,便是这世间最质朴不过的素纱,穿在她的身上,也足以开出花来,她每每听来,不过嗔笑一场,可打心眼儿里,她一直都是知道自己的美的。

    而林蘅与她,不分伯仲,还又多出些小家碧玉的娇柔与俏丽。

    她二姐温时瑶瞧着她目不转睛的盯着林蘅瞧,便在她刚一走近,收住脚步时,先打趣着开了口:“要瞧美人儿,自个儿回屋里对着铜镜也能瞧个够,像没见过似的,这样直勾勾的盯着林家妹妹,羞不羞?”

    林蘅回过头来,同温桃蹊四目相对,一颦一笑,全和前世无异——温桃蹊记的最清楚的,便是林蘅的一双眼,眼波风流,能溺出水来,里面是说不尽的浓情蜜意,道不尽的心思婉转,哪怕只看一眼,也一生难忘。

    这样的姑娘,出现在她的生命里,真好。

    只是温桃蹊又怕唐突了她,毕竟头一次见面,过分的热情,总会叫人不自在,没得还要以为她是个心术不正的丫头,存了什么坏心思,才这样百般殷勤。

    是以温桃蹊一撇嘴,白嫩的小手虚握成拳,在她二姐的左臂上轻捶了一回:“就你一张嘴满口胡说,一天到晚拿我来打趣,我听阿娘说,这是李家太太的娘家外甥女,林蘅姐姐生的这样好看,我头一回见,多看两眼又怎么了?要你来管我。”

    林蘅听了这话面皮微红,掩唇轻笑着:“你生的更好看些,我一看,便挪不开目光了。”

    这就是林蘅了。

    她是个温柔的人,却从不固执守旧,一处玩闹起来,也能说上几句俏皮的玩笑话,但又总不会叫人尴尬下不来台,是以与她相处,最叫人舒服不过。

    温桃蹊笑吟吟的:“林蘅姐姐才到歙州吗?上上个月我过生辰,阿爹阿娘请了好些人到家里来一起热闹,我没瞧见姐姐呐。”

    林蘅一面说是,一面把手重又垂回身侧去:“我前几日才刚到的,错过了你的生辰,想来一定热闹极了,也好玩极了。”

    温时瑶在一旁接了话,仍旧是打趣的:“她是全家的掌上娇,生辰那日,我大伯不知花了多少心思,要不是大伯母拦着,非要叫戏班子搭台唱上三天三夜,热闹个三天三夜,哪一年不是这样的?热闹是一定热闹极,好玩嘛,也一定是好玩极了,就是不知道你在歙州住多久,或是今年就回杭州也不怕,等明年元月,她过生辰,一定早早就派人到杭州去请你,总要叫你见识一回才好。”

    温桃蹊一跺脚,嗔怪着啐她:“谁要你多话,林蘅姐姐是在问我的!”她说着上了手去拉林蘅,把小脑袋一歪,“我就说从前没见你到姐妹们的宴上露过面,不过我方才听我阿娘讲,姐姐是要在歙州小住一段日子的,可定了何时回杭州去吗?”

    她摇头说没有:“也许三五个月,也许等到年下,我才来,还没想过何时回去,住在姨妈这里,爹娘也是放心的。”

    看似平淡的话语,其实是勾起了伤心事的。

    温桃蹊知道林蘅的爹娘对她其实一直淡淡的,毕竟她上头有长兄,也有嫡姐,下头还有弟妹,她虽然容色过人,性情也出挑,但架不住出生的顺序不大好,不沾光。

    “那样便最好不过了,多住些日子才好呢,回头我带姐姐把这歙州好吃的,好玩的,都逛一遍,保管姐姐回了杭州还惦记。”

    温时瑶一根手指戳到了温桃蹊的脑门儿上去:“我看林家妹妹生的文静,你别把人给带坏了。”

    她自己就是个最安静不下来的,遇见性情相投的,又或是她看得上的,话匣子打开了,说上三天三夜也收不住,活套的过了头,这会子还要数落打趣她?

    温桃蹊扮了个鬼脸样,不屑一顾似的:“二姐姐也别来说我,林蘅姐姐是文静,比你强多了。”

    温时瑶佯是不悦,要去拍她,她一闪身,往一旁温子娴身后躲:“大姐姐你看她,说不过我,就要动手动脚的,当着客人的面儿,简直就是不成体统!”

    她们姊妹是一向打闹惯了的,只是从来不当真,玩儿过一阵子,就拉了温子娴出来挡着,也正好就此罢手。

    温子娴把人从身后拉出来:“我瞧你才是不成样子呢,阿蘅看着,心里要笑话,也是笑话你的。”

    几个姑娘就这样说笑玩闹着,后来大约是嫌在屋里闷得慌,长辈们又在,她们没法子撒欢儿,便叫温桃蹊牵了头,到周老太太跟前去告了礼,得了允准后,拉着林蘅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