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春色

第三十八章:她的主意(1/2)

    第38章她的主意

    这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别说陆景明了,就连他温长青自己,问完了,也是一怔,旋即噗嗤笑出声来,拍了拍脑门儿:“我也说不大可能呢,但你这是,要做什么?”

    他掀了眼皮,终于正眼望过去:“单是见了林姑娘,你就跑来找我打听我们家的事儿呢?我认识你也这么些年了,你可不是这样的人。说说吧,你到底想对我妹妹做什么?”

    感情他现在不管干什么,就是得跟温桃蹊扯上关系了呗?

    陆景明本来是胸怀坦荡的,他自己真没觉得有什么,可是叫温长青这么一说,反倒像真有那么回事儿似的。

    方才一声妹夫,委实有些吓着了他。

    哪儿跟哪儿啊就妹夫了呢?

    那个小姑娘,十三四岁,孩子一样,便是他家中嫡出的妹妹里,最小的一个,今年也及笄了,还比温桃蹊要大一些呢。

    这回换了陆景明翻白眼:“扬州的事情又没过去,今天你们家三房有这样的大宴,你就一点儿也不怕闹出什么风波来?”

    他一面说,一面嗤了声:“人家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道理你总知道的吧?而今秦知府已经不再压着杜昶的案子不发,扬州城中不说尽人皆知,也差不离,都知道益阳杜家的嫡长子打死了人,要我说,这些个在外经营的人家,保不齐就有孩子们在扬州办事儿的,一时听了,传回歙州来,多少人憋着劲儿等着看你们家笑话呢?”

    他这话说在了点子上,可也的的确确是扯远了。

    就算是外头人知道了,跟林蘅又有什么关系?

    温长青偏不信,陆景明单是瞧见了林蘅一眼,就能猜到,李家人已然知晓了扬州的案子。

    说来说去,还是他心存好奇,想来打听消息的才对。

    他越是东拉西扯,温长青就越是不肯轻易放过:“是,你说的道理都对,所以呢?你又不敢说,你不是为了我妹妹才登门的。”

    温长青把两手一摊:“要说起来,我这个妹妹,年纪是小,可模样好,出身好,模样也不差,便是将来配个世家子弟,也是配得起的。欸,说正经的,打从上次,我就总觉得你对我妹妹挺感兴趣的?”

    这是亲兄长吗?

    陆景明眉心一挑,这般想,自然也就这般问出了口:“你真是三姑娘的亲哥哥吗?”

    他把手搭在扶手上,金丝楠木,触手也是温润的质感。

    温家的确有钱,富贵到连这样偏僻的厢房中,几张椅子,也都是金丝楠木的。

    温桃蹊的出身是不错,将来就是要嫁给世家子,无非多添嫁妆,再请了他家那些个姻亲,走动关系,托了高门宗妇来说亲,便是公侯之家,也未必请不动。

    但陆景明真没那个想法。

    他对温桃蹊是挺感兴趣的,三两次见面,他对温桃蹊印象都极为深刻,最后那一面,更添了些怜惜的心思在里头。

    他自己也说不上来怜惜人家什么,只是觉得她小小年纪,心思太重,他既与她大哥交好,便自认是半个兄长,只怕她一家子也没几个知道她那些心思的,是以他很有责任对她进行一下疏导,该引导她做个活泼的小姑娘。

    至于见了林蘅就转道温家……鬼使神差,实在是鬼使神差。

    两条腿就像是不受他控制了一样,脑子里分明还惦记着那一碗奶汁火腿面,人就已经在温家门口了。

    陆景明叹了两声:“你妹妹多大点儿?在我这儿,就是跟个孩子也没两样的,咱们交情好,我拿她当妹妹,你今天胡说八道的也够了?这没外人在,你跟我玩笑两句倒也算了,但是泽川,那可是你亲妹妹,拿她的名声开玩笑,你是这么做兄长的?”

    他说着又咂舌,斜着眼打量温长青:“要是有人拿这样的话来打趣我妹妹,我是不肯罢休的。”

    这下子是温长青讨了个没趣。

    他倒不是说不在乎姑娘家的名声,更不是说不护着温桃蹊,只是他实在是没想明白,似陆景明这样的人,要不是动了别的心思,一大清早,巴巴的跑来干什么?给他说嘴的?

    可是陆景明一本正经的“教训”他,他自然也就收了这话头,又极认真的站起身来,端了个礼,大有一副虚心受教的姿态。

    陆景明竟也就受了他这一礼,温长青又拿眼剜他,重坐回去:“既你来了,又见了林姑娘,我也不妨告诉你。你担心的无不道理,外头的确是有人已经知道了杜昶的命案,李家得了林家的书信,怕我们还蒙在鼓里不晓得,一大早叫林姑娘过府来告诉一声,也是怕今天老太太的寿宴上,有人憋着坏要生事儿,闹了我们家的笑话。”

    他坦言承认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