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春色

第二百三十五章:也许不是我(1/3)

    第235章也许不是我

    林蘅和温桃蹊悠悠转醒,已经是一个多时辰后的事情了。

    底下的丫头几乎是小跑着到前厅去回的话,谢喻白一听就再坐不住,腾地就站起了身。

    他倒是比温长玄和陆景明动作还快,把人家两个弄得一愣一愣的,怔怔的看了他一眼。

    谢喻白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和过分紧张,别开脸,又掩唇咳了咳,吩咐那小丫头领着他两个去看温桃蹊,等交代完了,才迈开腿,挪动身子:“我就不陪着你们去看三姑娘了。”

    他那点小心思,陆景明还不知道?

    反倒是温长玄有些不明就里。

    等谢喻白急匆匆的从正堂出去,温长玄欸一声叫住陆景明:“他是什么情况?”

    陆景明狐疑的盯着他看了一眼:“这还看不出来?”

    温长玄眉心一拢:“他看上林姑娘了?”

    陆景明没吱声。

    温长玄心下却一沉。

    如果是谢喻白,那他那个傻弟弟,怕就真没机会了。

    所以……

    “谢喻白是为了林姑娘来的杭州啊?”

    陆景明觉得他实在是有些过分迟钝了。

    这人平素看起来那么精明,也的确长了一张精明能干的脸,怎么遇上男女情爱之事,就跟个傻子似的?

    谢喻白还要把话说的怎么清楚明白啊?

    他要不是为了林蘅,巴巴的派人盯着林蘅干什么?又怕林蘅浑身不自在,还要藏在暗处,就护着人周全,绝不打扰林蘅的生活。

    这份儿心思,未免也太感人了吧。

    陆景明揉了揉眉心:“你不知道,他前几天,带着好多礼物登林府门的事情?”

    温长玄一脸茫然:“没人跟我说过啊,我上哪儿知道去?”

    陆景明扑哧一声就笑了。

    看来桃儿跟这个哥哥,也不是无话不谈的嘛。

    他没由来心情好了些,再没搭理温长玄,自顾自的出了门,跟着小丫头又往安置温桃蹊的院子去了不提。

    ·

    温桃蹊挣扎着揉了眼,睁开眼的时候,还有些睡眼惺忪的朦胧。

    周围的一切都显得那样不真实。

    她试图撑着身子坐起来,却浑身酥软,一点儿劲儿都提不起来。

    有小丫头极有颜色,三两步上前来,上了手就要去扶她。

    温桃蹊下意识一躲,警惕看她:“这是哪里?你是什么人?我的丫头呢?”

    她昏昏沉沉的睡了快两个时辰,小丫头看出她眼底的警惕,忙退了半步,怕再刺激到她,而后蹲身一礼:“姑娘昏睡了快两个时辰,这里是谢二公子的家,奴婢是二公子从商行临时买来伺候的丫头,姑娘的丫头眼下也刚醒,还不能到姑娘跟前来伺候,您别担心。”

    谢二公子?谢喻白?

    她昏睡了两个时辰?

    白翘和连翘也刚醒过来?

    究竟发生了什么——

    她记得那个小孩子拿了封信,还带着二哥随身的玉佩,让她到长安客栈二楼拐角最后一间的客房去见。

    她去了,和林蘅一起,然后呢……

    进了门,她觉得屋里有一股清甜的香味,扑鼻而来,林蘅还深吸了两口,夸那香好闻,她却不喜欢,下意识就皱眉。

    四下扫视一圈儿,屋里一个人都没有。

    等张口想说话,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迷香——

    温桃蹊瞳孔一缩,想到了梁时那时的下作手段。

    她一定是又中了迷香了。

    温桃蹊胸口一痛,冷着眸色去看那丫头:“林姑娘呢?林姑娘在哪儿?”

    小丫头忙又安抚她:“林二姑娘在隔壁院子安置着,您也别担心,她也没事儿的。”

    那就是谢喻白把她们给救了。

    她正要再向小丫头问些什么,门被人从外头吱呀推开。

    这小院平时谢喻白肯定也不用,说是正间正卧,可实际上也就是一间小屋子而已,正门和床榻,根本也没隔着几步,拿纱屏给隔开了。

    先前她迷迷糊糊的,也没顾上,这会儿再扫视一圈,心下便了然。

    八成还是为了安置她,谢喻白才叫人找了这么一架屏风,把床给隔开了。

    她隔着纱屏,隐隐看到两个人影,匆匆进门来。

    真是隔着屏风都看出了焦急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