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春色

第二百三十四章:坐享其成(1/3)

    第234章坐享其成

    林蘅出事了。

    谢喻白活了二十多年,从没有似此刻这般慌张无措的。

    他的母亲,是在生他的时候,难产,大出血,没活下来。

    长大后,父亲和大哥同他讲,他每每心怀愧疚,可也没有这样的感受。

    父亲续弦再娶,是在他五岁的那年。

    继母出生高门,真正的大家闺秀,举止得体,行为端方,对他们兄弟两个,视如己出。

    小的时候他沉默寡言,不爱说话,后来继母劝他,母亲在天之灵,一定不想看他这样。

    就这样劝啊,劝啊,足足宽慰了他有三年的时间,才把他慢慢的教好过来。

    从那之后,他谢喻白的人生,顺风顺水,得风得雨。

    直到遇到林蘅——

    小姑娘家总是柔软的,林蘅又生的貌美,陪着温桃蹊住在客栈里,他不好说什么,反正林家人对她也不好,她住在外面,说不得还自在些,只是安全上,他总是不能彻底放心。

    人心都是偏私的。

    天宁客栈里,无论是温长玄,还是陆景明,遇上任何事,都只会以温桃蹊为先。

    所以他就安排了人,每日都盯着林蘅的一举一动,却并不打扰她。

    那天温桃蹊和林蘅两个从客栈出门,去赴约,他的人就立时来回了他。

    幸亏是他多留了心眼儿,加上并不知还有温长玄玉佩之事,便以为两个姑娘涉世未深,不防备人心险恶,这才带了人,匆匆出府,一路赶过去。

    对方是把两个姑娘约在了靠近城西门的长安客栈中的。

    长安客栈比不上天宁客栈,拢共也就那么三层小楼,满打满算下来,也不过十来间客房,平日里实在是不怎么起眼。

    谢喻白带着人匆匆赶去的时候,两个姑娘其实已经到客栈有些时候,问清楚了人进了哪个房间,谢喻白一句话都不多说,带了人就往楼上冲。

    长安客栈的小伙计愣是没拦住,谢喻白就已经把紧闭的房门给踹开了。

    燃了大半的迷香在香炉中散落着,香炉灰里明显提前加过水,如果等到香燃尽了,人在昏睡之中被带走,再想察觉出这房间曾有过迷香痕迹,是很难的。

    谢喻白鬓边青筋,在看见了瘫软倒在地上的林蘅和温桃蹊时,凸起来。

    好在两个姑娘出门时候带了帷帽,客栈里的小伙计也没瞧见她们的脸,不然他真怕自己忍不住大开杀戒!

    而后谢喻白吩咐随安去商行买回几个小丫头,又叫长随小厮去准备梁顶软轿,给足了小伙计银子,威逼利诱的让他永远闭上嘴,拿春藤椅把两个姑娘从二楼的客房抬下去,软轿又进了客栈一楼正堂中,就这么着,把人给带回了他暂租的宅子里,之后才叫随安赶紧去寻温长玄回来。

    回忆起先前发生的那些,谢喻白还心有余悸。

    如果不是他多留了心眼,派了人跟着林蘅,这一切,怕都不可挽回。

    他心爱的姑娘,会遭遇什么,他简直不敢想象。

    此时同陆景明和温长玄二人把这事儿娓娓道来,他话音落下,指尖不易察觉的抖了抖:“我想安排下手的人,也算是周全,一方面,从今日席间偷走长玄的玉佩,以此为凭,骗取两个姑娘的信任,另一方面,把姑娘们骗到长安客栈中,迷香是早就准备好的,香炉里早加过水,而且他们并没有等在客房中,我猜想,八成是算着时间,等着迷香燃尽,两个姑娘昏沉不省人事的时候,再把人弄走。”

    “那间客房……”

    “客栈的伙计说,也是个七八岁大的孩子定的客房。”

    陆景明话没问完,谢喻白就先拦了他的话,回答了:“听伙计的意思,像是城中的小乞丐。本来他以为是跑到客栈捣乱的,但是那小乞丐扔了一锭银子,只说定一间客房,其他的什么都不要,他就没再多问。”

    还真是周全又妥善。

    到天宁客栈送信的,是个孩子,到长安客栈订客房的,又是个孩子。

    陆景明皱了眉头:“这个人,一定对两个姑娘很了解,知道两个姑娘年纪虽然小,却是机敏聪慧的,不会轻易上当,所以才偷走长玄的玉佩为凭。而且……”

    他摩挲着下巴,略想了想:“他对我们的行踪,也是了若指掌。”

    温长玄沉声嗯了一嗓子:“如果说把我拉去喝酒,是早有预谋,那你不在客栈中,回了胡家,就一定是他事先不知道的。他得趁着我们都不在,才能到客栈把桃蹊她们骗出来,只不过是算漏了谢二这一茬,计划才扑了空而已。”

    可是在杭州城,又有什么人,会对她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