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柯棋缘》

第1章 棋局(1/2)

  幽静的山林鸟语花香,山中溪边清凉的气温也令人倍感舒适。

  一群人在这里忙碌,嬉闹着搭帐篷建营地。

  这是一个由公司同事私下组织的野营活动,当然,全都是年轻人,因为要背着帐篷等装备登山远足,年长一些的人体力不够。

  原本大家是希望公司组织一次野营的,但公司每年都是组团旅游,有导游开大巴的那种,所以今年,很多同事干脆不跟随公司一起,反而是让几个有户外经验的同事领头自己组织,所以也有了这次登山野营。

  计缘入职这家软件公司才两年,头发都还乌黑满顶,自然是属于年轻人范畴的,所以这回搭完帐篷正和另一个同事联机玩手游呢。

  “哎哎哎计缘计缘,給大快给大啊~~哎,我死了!”

  “给你大什么用?套上了两秒就倒,还不如给我自己还能逃掉,现在好了,下路送双杀…”

  “我的我的…下把你玩射手,我辅助你!”

  “别别别…我找路人辅助吧…”

  别看这里貌似处于山中,可远处的山顶还能看到基站,两人端着手机玩得起劲,网速没有多少延迟。

  中国自然还有信号极差甚至没有的地方,但大部分人早已习惯了到哪都有信号,这就是基建设备完善带来的底气,让人们不知不觉就忘了信号这回事。

  他们搭建帐篷的位置是在一处地势相对平坦的山丘,边上还有一条清澈的小溪,是野外露营的绝佳地点。

  来的一共十几个人,一大票人现在都在外头拍照,还有几个在调整自己的帐篷,貌似闲下来的就王刚、计缘和李军。

  王刚准备用石块搭建烧烤用的土灶,望了望营地,也就计缘和李军有功夫了。

  “计缘,大军,别玩游戏了,去找点柴火来,一会马上就要生火了,不然中午就吃冷罐头吧!”

  稍远的位置,有同事朝着两个坐在帐篷口的人喊了一声。

  “知道了!”“好的。”

  李军和计缘都回了一声,然后相互看了看,反正已经被队友喷成狗了,也就直接退了游戏。

  两人站起来,朝着边上的林地走去,进入更茂密的树荫范围。

  山林中不缺柴火,落枝到处都是,李军拖着一根大树枝到处走,时不时还甩来甩去,嘴上还“喝喝哈嘿”的嚷嚷,在计缘眼中像个傻子。

  为了防止被传染,也怕被李军的“疯魔”棍法扫到误伤,计缘赶忙离这家伙远点。

  和现代大多数年轻人一样,计缘爷爷辈兄弟姐妹一堆,父辈里计缘老爹是独子,但也有几个计缘的姑姑,到了计缘这一辈则成了独生子女。

  或许是儿孙少了更宝贝,老计家一些“金花、银花、国兴、翠芬”等简单粗暴的命名模式,到了孙子这辈突然诗意了起来,爷爷还请教曾经当了几十年风水先生的姑丈公一起思考,最后取单名一个“缘”字,全家甚是满意。

  “啊......山里的空气就是好啊!旅游就该来山清水秀的地方。”

  计缘感叹了一句,也不急着捡柴火,而是先在林间逛逛,回程的时候带过来才更省力。

  逛大概才一分多钟,计缘突然发现了前面居然有好几颗粗壮无比大树,视觉上看比周围的树木大了不知道多少轮。

  “大军,大军快来看啊,这有几颗超级粗的树,大军!”

  计缘朝着另一边喊了一声,发现那货还在刷棍,也就暂时没再理会他,打算自己先走过去瞧瞧,一会带大家来看看。

  到了近处,计缘对这些树有了更直观的感受。

  仅是最外面的这颗,就有许许多多的外露根部,在地上盘根错节,有些估摸着都有计缘大腿粗。

  ‘哇塞…这还有这么老的树?’

  牛头山算不上多有名的旅游胜地,但来山中郊游烧烤之类的人也是不少的,这么粗的大树照理说也应该有人贴网上的吧?

  不过计缘也就是随便这么一想,然后转到了被外面的大树挡住视线的另一侧。

  “咦!”

  疑惑的声音从口中发出。

  那一面除了能看到另外几颗同样粗壮无比的古树,居然在几棵树的中间看到了一副棋盘,确切的说,是一节上头摆着棋盘的树桩。

  计缘下意识的往前走几步,到了棋盘所在的树桩边上。

  左右看了看,并没有什么提示游客注意的警告牌,当然也没有下棋的人。

  棋盘之上黑子白子纵横交错,黑子如阵,白子如龙,是典型的华夏围棋,还是一副对弈一半的棋局。

  这就让计缘有些好奇了,是不是牛头山这座小山有意做景区开发?

  可是棋盘和周围已经满是落叶和枯枝,间歇散落着鸟粪和烂果,不管是真的对弈还是摆盘装饰,显然都已是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